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83章 山泥寺里的神秘影子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深夜的山泥寺散溢着一股恐怖气息,瀑布水声若隐若现间,走廊忽然响起一阵风声。

    老和尚满身酒气地翻了个身,忽然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向自动打开的房门,随着一股冷空气吹入,雾天狗狰狞面孔猛然出现在门口,就那样只有一个头漂浮在半空,双目似乎散发着噬人的红光

    “真受不了,半夜被小兰这家伙叫醒,”走廊另一边,毛利小五郎和柯南打着哈欠陪小兰上厕所,“现在可是半夜2点啊!都念高中了还不敢一个人上厕所?”

    “可是人家害怕,没办法嘛!”厕所里传来小兰委屈的声音。

    “喂,叔叔,”柯南睡眼惺忪道,“我还是对那个事件很好奇”

    “既然别人不想说,我们最好还是少开口,”毛利小五郎没好气一句,不以为意轻哼道,“而且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雾天狗”

    攸地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冷风,毛利小五郎打了个冷颤,疑惑地看向走廊尽头,顿时一张恐怖面孔在视线中一闪而过。

    毛利小五郎身体僵硬,脸色唰地白了起来,一个劲地拉拽柯南。

    “喂喂,柯南!你看那边,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什么?”

    柯南跟着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没有啊。”

    “真是的,”小兰从厕所出来,无语道,“你自己还不是会害怕!”

    毛利小五郎牙齿打颤:“刚才有个头在飞”

    “一定是叔叔你看错了啦。”

    柯南特意走到走廊尽头看了看,还是什么也没发现,倒是那个老和尚房间的灯居然还亮着,连门都没有关。

    他好奇地探头看向里面,惊讶看到老和尚抱头蜷缩着,不断说着胡话,看起来在恐惧什么的样子。

    “奇怪”

    第二天早上,艳阳笼罩山腰寺院,毛利小五郎一夜都没睡好,黑着眼圈被小和尚秀念唤醒。

    “各位,早斋已经做好了。”

    “已经天亮了啊。”毛利小五郎跟着穿好衣服,没精打采地跟着走向斋堂。

    “毛利侦探你好像很困啊。”其他几名和尚奇怪道。

    “叔叔他昨天晚上看到雾天狗了哦,”柯南冷不丁开口道,“只有一个头飘在走廊里!”

    “什么?!”几名和尚脸色难看,“难、难道真的有雾天狗?”

    “叔叔后来一直没睡觉”

    “少啰嗦!”

    毛利小五郎铁青着脸给柯南头上来了一拳,忽然看到老和尚同样也黑着眼圈从外面走来。

    “天永住持,你昨晚也没睡好吗?”

    老和尚有些魂不守舍,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默默点了点头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秀念复杂地看了老和尚一眼,跟着埋头坐下,昨晚他翻来覆去想了很多,回了自己房间后,他脑海里一直回响着那道叫住他的声音。

    冷静下来后他越想越觉得那个声音不是错觉,房门也不可能自己打开

    “毛利侦探,”老和尚忽然开口道,“两年前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毛利小五郎急忙道,“等会我们就会离开的”

    老和尚顿了顿,闭着眼睛胡子轻抖道:“那次事件其实和雾天狗无关,真正的凶手”

    老和尚脑海里又浮现出昨晚所见。

    “什么?”毛利小五郎愣愣地看着老和尚,“你说凶手?难道”

    “是我杀了忠念。”老和尚俯首认罪道。

    “你说什么?!”

    “师父!”

    正在吃早斋的众人不可思议地看向老和尚:“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众人吃惊的目光,老和尚闭目不语。

    “师父”小和尚秀念怔怔地看向老和尚,同样也不知道昨晚还因为没有证据洋洋得意的老和尚怎么会态度大变。

    一直到中午目暮带着警员赶到山泥寺,老和尚始终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垂眉闭目认命似的坐在那里,最后等到警察时也是沉默地被带上警车。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毛利小五郎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懂事情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老和尚是两年前事件的凶手的话,禁止僧人们提到那次事件就说得过去了,可是过了一晚上居然莫名其妙自己认罪了。

    “难道是因为太害怕我这个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毛利摸着下巴,恍然大悟地哈哈大笑道,“没错啦,一定是因为听到了我的名头才自首的!啊哈哈!”

    “傻瓜。”高成飘在一边,目送着老和尚被带上警车。

    老和尚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认罪,昨晚明明还要求众人早上离开,事情的真相当然是因为他。

    为了让老和尚自首,他昨晚可是都费了不小的功夫。

    “两年前那桩案子也是我负责的,”目暮留下来继续调查,狐疑地看向毛利小五郎,“当时只能以自杀结案,完全想不到老和尚会是凶手,因为当时现场看起来除了自杀的确没有其他可能,就好像是被雾天狗吊在那个修行室高高的天花板房梁上。”

    毛利小五郎愣道:“那天永住持是怎么做到的?”

    “谁知道呢?而且根本没有证据,只能等回警署后再问问那个住持,”目暮头疼地看向老和尚,“不过我看他好像不怎么肯说”

    “我知道师父是怎么做的。”一直默默呆在旁边的秀念突然开口道。

    他不知道老和尚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样也好,真要是他杀了老和尚,恐怕这辈子都毁了

    “你知道?”目暮意外看向秀念,“我记得两年前好像没有你”

    “秀念才到寺里一年。”宽念几人解释道。

    “其实我和两年前被师父杀掉的忠念是亲兄弟,他是我哥哥,”秀念低下头道,“我是故意隐姓埋名从其他较远的寺院转过来的,为的就是要找出杀害哥哥的凶手还有查明事情真相。”

    “秀念”

    师兄弟几人诧异出声。

    “也难怪你们没有注意,”秀念苦涩笑道,“我花了半年时间努力调查,对犯案手法虽然有了眉目,但却一直查不出凶手是谁,因为大家都不愿提这件事直到昨天师父听到对毛利侦探反应那么大,我才知道他是凶手,后来到他房间时,喝醉的他也承认了”

    “是你让师父自首的?”

    众人都惊住了,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内幕。

    “不,不是我,”秀念摇摇头,从过去的回忆中收拢思绪,“我还是把师父的手法告诉你们吧。”

    瀑布旁边的修行室阳台,秀念带头走来时,拆下为了防滑铺上的条式木板,用胶带封住缝隙后当作水槽,将瀑布水流从天窗引入修行室里面。

    “两年前师父把修行室里的门缝用胶带封住后,从墙角的小窗户出来,就是像这样把水引到里面,接着再从小窗户进去,同样用胶带封住小窗户缝隙,至于我哥哥,则是被他事先放在橡皮艇上,只要小心不打湿尸体,就能跟着上涨的水漂到天花板横梁下方”

    小和尚慢慢将整个手法展现在众人面前,仿佛犯罪再现般,将两年前的雾天狗杀人事件之谜揭露出来。

    能不能成功还无法肯定,但很多案发现场细节都能和秀念说的手法合上。

    目暮沉思道:“可是,天永住持为什么又会自首呢?都已经两年了,还没有证据”

    “或许住持是幡然悔悟了吧。”

    众人猜测连连,只有秀念和尚没有出声。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