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3648章 你不知道么,是神鲸岛啊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他的声音很微弱,一张开嘴,给齐昊的感觉,就仿若有血腥气扑面而来。

    但是即便如此,也能听出他语气之中的坚决,显然他根本不打算妥协。

    齐昊皱眉。

    他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应当尊重顾白的意见。

    万梵的表情倒是好像觉得有些可惜地收起她手指之间的长针,她居然还眨了眨眼睛,语气之中,带了几分惋惜感叹。

    “你既然放弃了,那可要多吃一些苦头了。

    当真是有些可惜,这法门被我创造出来,也没有使用过几次。”

    “原本我还打算,在你身上实验一二,好方便我自己改良的呢。”

    听万梵话语之中的意思。

    居然好像原本是打算,把顾白当成试验品。

    在他身上试验的样子。

    齐昊瞪大眼睛,他看着万梵,他就知道万梵没有那么好心!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万梵,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顾白,这少年胸口上下起伏,面庞之上毫无血色,看上去的确显得极为凄惨,他的睫羽微微颤动,然后整个人突然向前弯腰,吐出了一大口深紫色鲜血。

    齐昊看得心上不忍。

    万梵瞥了他一眼。

    “你若是觉得看不下去,出去就是了。”

    “你留在这里,跟个木头桩子似的,能够派的上什么用场?”

    她的唇角勾起来,声线很缓和。

    而齐昊则是咬紧自己的嘴唇,他强迫自己转过头,别把注意力放在顾白身上,齐昊忍不住问道。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帮一帮他么?”

    “那神道宫怎么如此霸道,难道每个神道宫弟子身上,都被打下这等符咒禁制?”

    万梵听见齐昊的问话,她倒是思索了片刻,然后万梵摇了摇头。

    “自然不是每个神道宫弟子身上都有禁制。

    但是顾白显然是属于比较被看重的那一类……应当是被神道宫想要着重培养的吧。”

    “这种禁制,许多大势力都会有。

    也是留一手的表现。

    否则若是自家得意弟子随随便便,背叛了师门,该如何是好?”

    齐昊是真的不知道。

    他进入神界之后,也压根没有拜入任何大门派,对于这方面了解得很少。

    他只是在心里头想,难怪通宝鼠不让他拜入其他门派。

    就算他不是仙界出身。

    不被神界那些大门派联起手来通缉。

    以他的性格,想必很容易与那些大门派发生冲突。

    齐昊自己对于自己的秉性,还是颇为了解的。

    “神道宫无法无天,就没有敌人么?”

    他脑筋地转动得很快。

    “不是有一句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呢。”

    他也是突然想到的。

    之前顾白引动那些追击他的势力,同神道宫相争,他想,若是神道宫也有敌人……他想的很美妙,而这个问题,万梵却只是瞥他一眼,淡淡说道。

    “我倒是不太清楚。”

    “你若是好奇的话,可以去打听打听。

    我在的古藏渊之中呆了那么多年,我哪里知道,外头的神界,谁是神道宫最大的敌人?”

    通宝鼠却跳了出来。

    它之前都没有逮到机会说话,如今却得意洋洋地说道。

    “我知道!”

    齐昊有些好奇又有些激动。

    “神道宫最大的敌人是谁?”

    通宝鼠看着齐昊,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模样,摇头晃脑。

    “你居然还问我?”

    “你不是也见到过么?”

    “神道宫最大的敌人,就是神鲸岛啊!”

    齐昊张大了嘴,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答案。

    可是通宝鼠却神气得很。

    “我在神鲸岛上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位神秘的神鲸岛主人同神道宫至尊很不对付,而且她和七海至尊好像认识,关系也很恶劣。”

    齐昊挠了挠头,他觉得模模糊糊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概念,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

    “可是神鲸岛主人大婚的时候,那位七海至尊,不是还给她送了礼物么。”

    “如果是敌人,应当不会……庆贺她大婚吧?”

    通宝鼠咳嗽了数声。

    “所以才会说,里头还有别的内情啊。”

    “你管那么多呢……”齐昊觉得自己简直冤枉无比。

    “明明是你先挑起这个话题,你现在又要怪我多管闲事,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一些。”

    他们再度进入到怄气斗嘴的模式,而顾白那边已经不知不觉地熬过了反噬。

    这个少年脸色逐渐恢复正常,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唇角的鲜血,他抬起头,眼底涌动着淡淡的情绪令人看不分明,隔了好一会儿,他咬了咬唇,然后站起身。

    “我好了。”

    “我们可以出发前往故人桥了。”

    他居然连一点儿休息的富裕时间都不给自己留下来,反而是齐昊盯着顾白的脸庞,眼神里头隐约带了点儿担忧。

    “你……你没事吧?”

    顾白摇了摇头。

    “没关系。

    撑过去就好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亲眼看见方才顾白的模样,齐昊知道,哪里有他表面所说的那般云淡风轻的。

    齐昊看着他样子,想要劝又不知道从何劝说而起,脑海之中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忍不住喃喃地开口问道。

    “等等,那黛绮丝呢。”

    “既然已经同戎术族撕破脸皮,闹成这般模样,戎术族她必定是回不去了,但是我们若是离开的话,她怎么办。”

    “还是说,我们带她去东荒?”

    但是万梵却一点不慌乱。

    “我心里头已经替她打算好了。

    你没必要为了黛绮丝而担忧。

    不过,我们现在还不能前往故人桥。”

    她看了一眼顾白。

    “你眼下不在最佳状态,你确定要现在前往?”

    她这么一问,顾白立刻陷入沉默,而万梵自己则是微微一笑,她的声音很动听。

    “而且我也有答应别人的事情要做。

    就再等几日吧。”

    她的话,好像都是针对顾白所说的。

    “你等了这么久,应当不介意,再多等几日罢。”

    她答应别人的事情,自然指得便是她答应宁洛,要替澹台镰解除那个法决的事情。

    她既然答应了,便不能反悔。

    所以万梵说道。

    “我在这里布置个阵法。

    这一次应当不会再有什么岔子,我很快回来。”

    齐昊哦了一声。

    万梵说给黛绮丝安排了去处,其实也是打算把黛绮丝托付给宁洛!她毕竟是魂修,同过去接触得越多,反噬越大。

    所以黛绮丝不能留在她身旁,那么那个继承了至尊之印的少女,反而成为了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