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1088章 统一思想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方晟环顾众人,从容道:“老干部对新人扶上马、送一程,似乎是我们历来形成的传帮带优良传统,值得发扬。可问题是,润泽几十年来经济始终处于下滑趋势,地方经济缺乏增长点和特『色』,城市规划与建设严重滞后,请问各位,有什么先进经验值得传授?”

    这句话大有一篙打翻一船人的感觉,常委们都觉得脸上无光。

    鞠红翔讪讪道:“也不能一概而论,润泽大多数干部是勤奋努力的,但趋势这种东西,唉,怎么说呢,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得了的。”

    方晟正『色』地说:“『毛』『主席』教导我们只争朝夕呢!之所以引进省直机关和兄弟地区干部,大力选拔新人,我就是想打破原先条条框框,依靠朝气和活力去冲一下,改变润泽业已形成的颓势。接下来还有件事要提交常委会讨论一下,那就是昨天市正府党组扩大会上初步形成的重点工程,因为材料尚在完善之中,我先吹下风,跟大家统一思想,接下来边干边走流程,免得耽误时间……”

    随即他将市区修建两条十字形高架桥,以及各县区以快速通道形式接入十字高架,加上今天已进场施工的珑黄街围堵工程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会议室陷入久久沉默。

    不是没意见,而是所有常委都为方晟不计后果的蛮干惊呆了,以至于不知说什么才好!

    在座常委都是从润泽基层一步步上来的,关于高架的设想一直就有,规划、方案拿过若干次,很清楚其造价,两条高架一起上马的话少说得25亿,如果拆迁遇到麻烦再加上通货膨胀率,恐怕30亿吃不住。这仅仅是市里统筹资金部分,各县区同时修建城市快速通道的话,起码又得10个亿,这都是粗估,等到具体实施会冒出各种各种必不可少的支出。

    至于珑黄街,谁不知道有润泽合作商会撬在里面,故而十多年来始终没能取得进展,关于商业步行街的规划也就不了了之。

    得罪商会会导致什么后果?

    常委们觉得不敢想象,因为从来没有哪任领导试过。

    见大家都不说话,尤其以往神气活现的娄伯林象小猫似的缩在边上,王智勇一阵气苦,主动挑明矛盾,道:

    “关于珑黄街改造和修建高架两个问题,我是有不同意见的,不过很遗憾没能说服方书记,因此请大家来议议,民主决策充分讨论嘛,既然是市里重点工程,投资资金大、涉及范围广,必须要慎而又慎,不能草率行事以至于没法收场。”

    王智勇语气重点落在“民主决策”,言下之意不能取得共识的话就投票表决,反正不能由着你一言堂。

    施盛斌斟字酌句地说:“我的看法是,市里所有决策都必须符合程序,让人挑不出错来。”

    他是暗指方晟先施工后申报的做法不合规矩。

    段勤和闻子项毕竟兼任地方一把手,同时摇头叹息,然后段勤说:“要合程序,程序那一关就通不过,商会的能耐大得很。”

    “省里没手续下来,围堵工程就是违章建筑!”施盛斌道。

    方晟笑模笑样道:“砌围墙是为了保护珑黄街明清建筑,哪条规定市正府不能砌围墙,又哪条规定说围墙是违章建筑?”

    施盛斌一滞,辩道:“方书记,我不是故意找碴,而是站在商会立场考虑问题……我们把两头都堵上了,人家车辆没法出入就是现实问题。”

    “南门不通可以走北门,正府会提供北门通车的配套服务,”方晟道,“任何单位或个人都必须服从市政规划,保护文物是有法律依据的,别说前门后门,如果有需要对商会办公地点进行拆迁,它也得给我乖乖听从!”

    听方晟态度愈发强硬,施盛斌没再说下去。

    大家都听出方晟胡搅蛮缠背后的逻辑:先以保护明清建筑名义砌围墙把珑黄街堵住,让车辆无法出入;等商会接受现实改为北门通行后,再正式推动旅游观光街的策划和建设。

    这么一想,商会好像真拿方晟没办法。

    即便商会有能耐在省里阻截,只能否决珑黄街改造为旅游观光街的规划,但两头围堵后,珑黄街事实上已变成商业步行街,而商会的车辆只能改走北门。时间久了,方晟再冷不丁彻底拦起来,商会能有啥招数?

    王智勇主动退让,道:“鉴于珑黄街已进行实质『性』施工,商会那边老尤会继续做工作,还是争取协商解决吧,毕竟是润泽经济发展的主力军,以后很多工作需要商会支持和配合……再讨论一下修建两条高架的事吧,伯林先说说,你一手出钱,一手出地皮,担子最重啊。”

    言下之意你的事你自己说,别做缩头乌龟!

    贺铮夸张地看看手表,打了个呵欠,道:“太晚了,依我说举手表决最简单,免得说来说去不在一个频道。”

    “一条一条地建比较现实,不然财政吃不消,施工阶段地面交通压力也大。”段勤道。

    想到满城开挖、尘土飞扬的场面,王智勇叹道:“问题就怕具体,不单是段书记提到的交通、财政,最头疼的是拆迁,矛盾最尖锐是无论选择哪条线路不可避免有明清建筑,怎么办?绕开走增加成本,不绕人家有理由不搬,同样是明清建筑,凭什么珑黄街能用围墙保护起来,我的房子就得拆?方书记觉得呢?”

    方晟笑笑,道:“王市长,常委同志们,很理解大家的谨慎心理和畏难情绪。是啊,润泽太宜居太安宁了,长期以来从领导干部到普通群众都习惯于一成不变,不想伤筋动骨,所以市中心每天堵半个小时、市区平均堵15分钟没人有怨言,都觉得天经地义是吧?可常委同志们想想,十年来润泽私家车数量翻了两番,货车、客车通行率提高了四倍,路却还是那么宽,怎么可能不堵?”

    娄伯林这才说话,以自责的语气说:“这几年正府这边满足于修修补补,小打小闹,路面延伸和拓宽力度不够。”

    “但兄弟市区都走到润泽前面去了,”方晟拿起一份报表,道,“前年轩城市新建省标路面176公里,临州市121公里,我们润泽呢,只有区区24公里,还都集中在罗团区;去年轩城市新建省标路面214公里,临州市149公里,润泽呢继续遥遥落后,26公里,其中14公里在罗团。两年下来润泽就比临州少修两百多公里,如果前五年相加……差距不用说了吧?所以,常委同志们,不是我方晟异想天开搞大基建,而是形势所迫,我们今年所做的是以前应该做而没做的,是补课呐同志们!”

    一席话沉甸甸压在所有常委头上,不能不说,方晟敏锐地抓住了问题的要害,千般理由万条道理,都经不住横向比较。

    “上次我去省正府参加活动,从下高速开到省府大院只用了37分钟,省城有这样的交通效率很不错,所以我的设想是在未来三至五年内市区形成快捷便利的交通网络,使得市民在市区范围内任意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时间控制在半小时内,也就是所谓半小时交通圈!”方晟道,“说到这里有同志面『露』难『色』,有同志啧嘴,愁的大概还是钱吧?钱有什么可怕的,凑不齐借呗,润泽人民做生意敢借钱,修路反而不敢吗?”

    常委们微微笑了起来,在座的,哪个不是或明或暗有自己的产业,在南方领导干部不做生意,没有投资,没有股份简直凤『毛』麟角。

    方晟续道:“珑黄街改造和修建高架两大方向,王市长想不通,正府领导和市直部门也有抗拒心理,很正常,有分歧摆到台面公开讨论嘛。常委会里我是常委一分子,一人一票;市正府党组会我是旁听,不作实质『性』参与……其实不管什么方式,关键是以理服人。你不能一味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要拿出充分证据说明为什么不行,你准备怎么做?拿不出来,那就听我的!”

    说到这里他眼中精光四『射』,霸气和决断的气质显『露』无疑!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珑黄街以保护明清建筑拉开序幕,这一点已取得共识了吧?”方晟道,“修建两条高架,目前来看面临三个难题,一是资金,我说过先借后还,负债经营;二是交通,以暂时的困难换取日后通畅,我相信润泽老百姓有这个觉悟,特殊时期大家共同克服一下;三是拆迁,是难题,也不是难题,难题在于有明清老建筑,有钉子户,不是难题呢,我们拆迁并非搞商业开发,而是市政工程,民生工程,凡是阻挠、抗拒甚至暴力抵制者,必须毫不客气地抓人、强拆!”

    王智勇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强拆”在官场是犯忌讳的词,方晟居然轻飘飘在常委会说出来,可要留有记录的!

    紧接着方晟补充道:“不折不扣维护法律尊严的前提是什么?给拆迁户妥善、可靠、合理的补偿,确保居者有其房。实在需要原样保护的古建筑可以整体迁移嘛,办法总是有的,关键在于我们的领导干部要主动去想办法,不能等到矛盾暴『露』了,冲突产生了才急急忙忙左请示右汇报,要有全面成熟的预案!”

    唉,果然面面俱到,不留破绽啊。常委们暗暗想道。

    :为增强交流,及时了解沟通朋友们的意见建议,本人创建“官场先锋书友会”微信群,微信号:jishao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