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五零五 结束的开始,开始的结束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我害了太多的人了,也害了自己。”东哥自嘲一笑:“其实在金海大厦爆炸的时候,盛东矿区也出事了,康哥炸了矿区的尾矿库,整个兰江村三组,已经被冲平了,死了几十口子人,万红仰通知过简四海,说这件事已经成立了中央调查组,今天我的计划,本想着是继续骗这群孩子,带他们出国躲风头的,现在简四海死了,大家就出去不了……我是个恶人,十恶不赦,且死不足惜!”

    “早知道这样,我还真的不该杀他。”苍哥看了一眼简四海的尸体,又看了看东哥:“楚东,你不是恶人,你是个好大哥,也是个好兄弟,真的!”

    苍哥说着话,抬起手,把枪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苍哥!不要!”看见苍哥的动作,我的情绪崩溃,眼泪开始顺着脸颊流淌:“求你了,不要!”

    “小韩飞,家里这些孩子,我最喜欢你,如果你有良心的话,等我没了,记得给我上柱香,逢年过节的,给我送点纸钱。”苍哥笑了笑:“记得我对你说过吗,做鬼很孤独,我不人不鬼的活了这么多年,只敢跟你交心,因为你这个孩子善良,跟你在一起,会让我觉得自己不那么冰冷。”

    苍哥语罢,我满面泪痕。

    ‘砰!’

    一声枪响,血溅车窗。

    “啊!!!!”

    看见苍哥轰然倒下的身躯,我猛地冲上前去,保住了他的身体,很快,我的衣服就被苍哥的血跟浸透了,这一刻,我真的承受不住压力了,我觉得自己已经疯了,陷入了彻底的迷茫。

    ‘铃铃铃!’

    这时候明杰的电话也响了,他接通电话讲了几乎话,随后看着东哥:“市内的全部警力集体出动,开始抓捕咱们了,张康已经被捕了,老舅也被抓了,隔壁县市的警力也正在向这边集结。”

    “嗯。”东哥看着老骆的尸体,淡然应了一声。

    “东哥,我现在送你走,还有机会离开!”明杰咬牙开口。

    “不走了,累了。”东哥掏出一支烟,点燃后靠在了座椅上。

    ‘吱嘎!’

    这时候,公交车猛然停滞,我们的身体都跟着晃了一下。

    “怎么回事?”明杰向车头的博博问了一句。

    “杰哥,咱们的车被人拦住了!”博博大喊了一句:“对方的车都是沈y牌照。”

    ‘刷!’

    听完博博的话,史一刚扶着栏杆站起了身:“东哥,对不起。”

    “嗯。”东哥笑了笑:“没事,人嘛,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总是没错的!”

    “小刚!小刚!!”听完史一刚的话,我转头看着他,鼻涕眼泪横流:“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哥,我跟万红仰达成合作了。”史一刚对我笑了笑,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你还记得咱们上次去沈y办事,我跟你说我在游乐场被几个小流氓堵住了吗,其实当时找我的人是赵磊和赵宗宝,他们把我带到了宝丽会所是,我真的很羡慕那种生活,所以我跟万红仰达成了协议,那天晚上咱们杀刘源太和白建明,其实我并不是失手,而是故意打死的白建明,这样一来,咱们就只能继续杀了刘源太了……”

    “这些事,你为什么不跟我讲!为什么!!”听完史一刚的话,我感觉自己开始有些眩晕:“你知不知道,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你也是我最信任的人。”史一刚平静的淌着眼泪:“可是你不是也瞒着我了吗,当年糖糖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她被人糟蹋了,还被你用枪逼着离开,这些事我都知道了,那天我被赵磊带走以后,死活都不同意跟他们合作,我不怕事的,你也知道,我很看重兄弟,可是糖糖当着我面讲出了这件事,我崩溃了,没办法,谁让我是个情种呢,所以我低头了,哥!小涛!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没事,我早就知道了。”杨涛说话间,在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印着宝丽会所logo的火柴盒,摆在了旁边的座椅上,对我笑了笑:“还记得我前几天跟你说吗,友情未必那么牢靠!”

    “一天!就他妈一天!我们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这时候,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吵闹了,忽然变得特别平静。

    东哥听完史一刚的话,微微点头:“走吧,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能离开,是好事!”

    史一刚擦了擦眼泪,看着我:“哥,跟我走吧,万红仰有办法带咱们穿过封锁离开安壤,咱们还有机会开始新的生活!”

    “小涛,你跟他走。”我没抬头看史一刚,嗓音低沉的回应道。

    “走?我最好的兄弟就在面前,我哪也不去。”杨涛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椅子上:“今天你已经承受太多伤害了,如果没有我留下陪你,我怕你自杀,呵呵!”

    “求你了,走吧!”我抬头,哭着看向了杨涛:“我能关心的人不多了,求你了!”

    杨涛默不作声。

    ‘砰!’

    我猛然抬手,一枪打在了杨涛腿上。

    “呃!!”

    杨涛咬着牙一声闷哼,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门:“来,打这里!今天想让我下车,你只能把我抬下去!”

    ‘刷!’

    听完杨涛的回应,我也学着苍哥的样子,把枪口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小涛,今天咱们见了太多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以我的性格,我能做得出来吗?”

    “小飞,你他妈别傻!”杨涛终于慌了。

    “走吧!”我说话间‘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求你了,行吗!”

    “艹你妈,你干什么要逼我啊!”杨涛咬牙骂了我一句,眼泪也开始往下掉:“我杨涛一辈子就他妈交下来这么几个兄弟,你为什么连一起死的机会都不给我呢,啊?!”

    “走吧,走了就别回来!”我看着杨涛和史一刚:“从今天开始,我的世界里没有你们,你们的世界里也没有我,求你们了,行吗!”

    ‘扑通!’

    史一刚听见这话,也跟着跪在了地上,对着我‘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哥,混了这么多年,我始终浑浑噩噩,但这一次,我真的想为自己活一次!”

    史一刚语罢,从地上站起来,拽着杨涛:“走了!”

    “小飞……”杨涛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我泪如泉涌。

    “走了!”

    史一刚手上用力,拖着杨涛离开。

    “兄弟,保重!”杨涛挣扎了半天,勾在座椅背上的手最终松开,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呼呼!”

    看见杨涛和史一刚下车,我努力做了一个深呼吸,掏出烟,点燃。

    ‘嗡嗡!’

    公交车重新启动。

    东哥看见我的动作,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明杰:“他们都走了,你们不走啊!”

    “徐庆斌、王国豪、孟子谦、薛明杰,我们一起出来混,一家是个战士,他们都倒了,我薛明杰不能跑,如果我跑了,他们的名字就脏了。”明杰呲牙一笑,也坐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

    “甘楚东三个字,在安壤是一面旗帜,我不能眼看着这面旗倒了而不去扶,哪怕扶不住我也要付,你是大哥,我是兄弟,这是规矩。”我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道,对东哥笑了笑:“小涛说的没错,你错的错事不少,但对我们而言,你是个好大哥。”

    “妈了个b的,都这时候,还跟我煽情!”东哥也笑了,同时把脸侧到了窗外,没让我看清他的表情。

    少顷,窗外警灯闪烁。

    ……

    我在看所守蹲了一个月,没人接见,抗拒审讯,期间挨了无数次打,张琳没了、苍哥没了,杨涛和史一刚走了,我混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一场空。

    一个月零一天的时候,我见到了任哥。

    看守所提审室内。

    “小飞,这次下来的是中央专案组,你大哥的命保不住了。”任哥沉声回应。

    “嗯。”我笑了笑:“猜到了。”

    “你大哥死刑,明杰死缓。”任哥眼圈泛红:“我能救的,就只有你了,你曾经帮我破过白头翁的案子,如果你继续用线人的身份配合办案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任哥,我不怕死,但是我不能咬我的大哥和兄弟。”我被靠在审讯椅上,狼狈的嘬着手里的烟,几口就把一只烟抽完了。

    “有个东西,是你大哥让我给你的。”任哥起身,看着我身边的殷小鹏:“帮忙递一下。”

    “嗯。”殷小鹏接过任哥递来的东西,又交给了我。

    ‘哗啦!’

    我看着手里的纸条,上面用血迹歪歪扭扭的写着四个字:

    弟弟,活着!

    “杨涛来过,但是不能接见你。”任哥继续开口:“他跟他父亲妥协了,他以后跟在他父亲身边,去打理国外的产业,杨庭业也会动用自身的资源保住你,杨涛让我给你带句话,说杨庭业为了不让他威胁杨家嫡子的地位,可能这辈子,就回不到国内了,但是在这天蓝色的苍穹之下,你永远有这么一个兄弟!”

    我是笑着跟任哥分别的,可是走出提审室的时候,我嚎啕大哭!

    ……

    又是一个月后,腊月二十九,东哥被执行了死刑,我在同一天以线人的身份被宣判,因为多项违法犯罪记录,我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我没想到,当年帮任哥办贩d案留下的卧底资料,竟然在这时候救了我的命。

    ……

    一年半后。

    随着监狱的铁门敞开,我身形佝偻的走出了监狱大门,来接我的人,只有任哥。

    返程的车上。

    任哥递来了一支烟:“怎么样,出来之后,有什么打算?”

    “混了这么多年,大哥没的时候我没能尽忠,我奶奶又在我入狱这一年没了,我也没能尽孝,我这种人活着,真的挺失败的。”我降下车窗,看着窗外已经复苏的春景,眼神空洞:“什么都没了。”

    “工作我已经帮你找好了,我现在在森林公安局做普通民警,你来我的部门,做个辅警吧。”任哥停顿了一下:“每个月的工资一千多,最起码活的踏实。”

    我有些自责:“为了救我,你的前途断送了。”

    “人这一辈子,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经历的多了才会明白,或者最重要!”

    “带我去趟公墓吧,我想看看我大哥。”

    ……

    四年后。

    清明节。

    ‘呜呜!’

    警车的汽笛响起,我开着警车,载着任哥去公墓,进行防火巡查。

    ‘吱嘎!’

    我把车停稳后,伸手打开了后备箱,拿出了酒和供果、鲜花那些东西,一个人走向了墓地,还是挨个祭祀,奶奶、大斌、子谦、阿振、阿虎、扈潍、冷欣、苍哥、二哥、大龙、小胖、淮阳……

    一个坟一个坟的祭奠,一句话也不说。

    最后,我站在了东哥的坟前,点燃了一支烟,笑了笑:“家里兄弟太多了,一人一口酒,到你这就没了,别见怪,等明年的时候,我多带一瓶,今年,就抽支烟得了。”

    “呼呼!”

    一阵风吹过,把烟吹到了地上。

    “呦呵,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还不愿意了,爱抽不抽!”我虽然这么说,但还是重新点燃了三支烟,摆好。

    ‘呼呼!’

    又是一阵暖风拂过,吹拂着我的脸庞,一如我刚认识东哥那一年,他总喜欢伸手呼啦我的头一样。

    几分钟后,我转身离开,在下山的时候,刚好遇见了一个穿着外卖服装,手里拎着鲜花和贡品的人也在上山。

    来的人是王国豪,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放出来的。

    我穿着一套警服,国豪穿着一套外卖的衣服。

    我下山,他上山。

    两个人相视一笑,谁都没有打招呼,就那么擦肩而过。

    那断疯狂的青春,就这么过去了,如今的我们谁都不再去打扰彼此的生活,不是因为不想念,而是因为那段时光,太疼了。

    或许我们谁都没有错,错就错在,我们选择了这条错误的道路。

    无数个午夜梦回,我都在问自己,如果时光能够重来,我是否还会选择这条道路呢?

    没有答案!

    觥筹交错,遥敬坎坷江湖路。

    血雨腥风,此生不散兄弟情。

    ……

    几个月后

    我偶然跟朋友聊天,朋友说:“磊磊现在是通缉犯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因为什么案子?”我略显惊讶,又在意料之中的回答了一句,从我认识磊磊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一定会走上这么一条路,没想到的是,我会是在别人嘴里,听说他的消息。

    “前阵子市局抓的那个毒贩子,王帅你知道不?都上法制新闻了!”

    “嗯,安壤市区和周边县市的**,八成都是他垄断的,我们见过几次!”我有一段时间沉沦毒品,所以跟他们那伙人,也多少打过一些交道。

    “上周王帅宣判了,死刑……涉案100多人,磊磊也跟他混了一阵子,是主犯之一,传闻说他因为私藏枪支、贩卖毒品,现在被全国通缉了……”

    朋友生动形象的跟我讲述着,磊磊这些年是怎么风光、怎么落魄,又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向了深渊,最后朋友忽然问我:“哎?你们不是兄弟吗?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呵呵……”我无言以对,尴尬的沉默了半晌,随后低声道:“我们不是兄弟,已经很久了!”

    “唉……你和他要是还绑在一起,现在早都混起来了,你们这伙人,也不至于这样!”朋友安慰了我一句。

    “现在不也挺好么……”我随意的敷衍了一句,随后低下头,看着脖子上用丝线配饰的一颗菩提子,红了眼圈。

    我用尽了最好的青春,谱写了一曲属于混子们的挽歌。

    祭奠着青春。

    祭奠着友情。

    祭奠着亲情。

    祭奠着爱情。

    祭奠着那属于我们的一切。

    祭奠着那永远回不去的一切。

    ……

    这一晚,我望着曾经沾满鲜血的手,沉默半晌之后,在键盘上敲打下了第一行字:

    第一章天下谁人不识君

    【全书完】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