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八百一十七章 是果断划水还是静静围观?这是个问题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黄金圣斗士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够挡住我的一拳!”余轩一本正经的说着让人听了很嘲讽的话。

    重吾卡尔两人苦笑着对视一眼,只觉得今天真是无妄之灾了,早知道还不如假装没有下线就猫在游戏仓中躺着呢。至少游戏仓的质量很好,对于各种攻击都有强大的防御作用。都怪那个在战场上到处砍人的疯子!

    噗!

    与重吾卡尔半真半假的瘫倒不同,卡萨似乎是真的伤重了,那血喷的是一口接一口。

    不过余轩似乎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好像自从见过女儿国主之后,这货就变得有点佛系,也许是没有了奋斗目标,所以身上的杀气也少了。这倒也不奇怪,人们常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还真挺有道理。

    相比之下,索兰倒是依旧保持着过去的精气神,你要说他没有美女相伴倒也不是,毕竟现实中一帮收养的妹妹们都钦慕他,而在游戏中也跟晓洁的关系不错。

    只能说同为精英,出身不同确实会让对待生活的态度有所不同,余轩毕竟生长于和平国度,当一个目标达成之后必然会有短暂的佛系时间,就像攀上高峰之后的索然无味。

    而索兰生长在战乱国家,哪怕得到了想要的,可那种今天不知明天能否活着的紧迫感却依旧环绕。这种不安全感,深扎在内心除非哪一天他真的到达了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否则那根神经会一直紧绷下去。

    轰轰轰!

    “差不多了,应该不会有人再来找事了。”索兰又往负责安保的群体中倾泻了一轮弹药之后,才淡淡的转头说道。

    煎饼叔瞥了眼远处的一大滩碎肢烂肉讪笑道:“连人都没了靠什么找事?”

    “你们做了什么!”

    煎饼叔等人第三次转头要走,又第三次被人叫住,这一次听到个颇为尖利的声音,让众人彼此对视间有些哭笑不得。话说我们不就是想要悄悄的来悄悄的走嘛,这是招谁惹谁了?非要逼着我们大开杀戒!

    再次回头,只见从游戏仓中坐起了一个相当漂亮的美女,余轩和索兰打量了这美女片刻望向煎饼叔。后者耸耸肩,“这一架没法避免,这妹纸是神奇女侠的死忠粉!”

    余轩无奈上前一步,“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但还是要奉劝一句,为你自己好,别动手。”

    卡特琳娜秀眉紧锁,从那身上的强大气息她就能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再看看躺倒在旁边的卡尔等人,也知道自己大概率是没有办法阻止的。只是犹豫仅仅一秒,她还是从游戏仓中站了起来。

    嗡!吟!

    金芒闪过,光泽似乎比余轩的金色身影还要刺眼,但她的精神屏障却与余轩是两码事。只见一件处女座的黄金圣衣栩栩如生的就那么套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下余轩等人彻底无奈了,怪不得说她是死忠粉呢,别人的精神屏障都与自己在游戏中的能力有关,就她的精神屏障竟然是具现化的黄金圣衣!若是对神奇女侠没有绝对的信任和忠诚,是绝对做不到这点的。

    不是谁都有资格跟余轩这种级别的高手交手的,在玩家群体中有一个共识,所谓高端玩家分为三个层次。

    一种是艾伦、拉莫斯和黄金间谍团这些人,他们属于第三阶梯,这个阶梯的强度只要有机缘够努力还是有机会触及的。

    一种就是余轩,独立成为第二个阶梯,那是玩家们仰望的巅峰,人们直到怎么到达那个顶点但是却做不到。有点类似于当年张怡宁在乒乓球坛的地位。

    最后一种就是黑白,那是一种根本无法理解的强大,玩家们会下意识的忽略,不去探讨黑白到底怎么走到今天的。

    如今卡特琳娜面对余轩根本没有什么其它选择,就是全力以赴,甚至是拼命!

    纤纤玉指缓缓伸出,不见任何锋锐触及指尖,一滴鲜红就缓缓滴落在地上。那滴血刺眼的红,落在地面却像是滴入了一个波光荡漾的湖面。紧接着天地为之一暗,清澈的湖面眨眼消失了所有彼岸,好似湖进化成了海,一抹蕴红迅速随着海水荡漾扩散。

    波光荡漾间,血色的海水已经上涨到了余轩的膝盖,刺鼻的腥气直冲脑门。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卡特琳娜、余轩以及无边血海!

    “血池地狱?掌中佛国!”

    卡特琳娜倾吐莲花,一个个字音像是化作漫天的符文构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接着原本黑洞洞一片虚无的天际显出了一个佛陀身影。

    这佛陀金光闪闪宝相庄严,可瞪目獠牙无比狰狞,抬手就是一掌按下,整个天地都好似随之倾覆!

    余轩面对无边血海感觉行动困难,粘稠的感觉萦绕全身,抬头面对滔天佛掌却不见慌乱,只是好奇的眨眨眼。

    精神屏障是对一个人内心最真实的反馈,这一点哪怕随着玩家变强已经能够掌控精神屏障时也不例外。

    生于阿三国的经历对卡特琳娜有着深远的影响,再加上处女座黄金圣斗士传承的那些绝技原因,所以才让卡特琳娜有使用出这种招式的机会。只不过那段不堪痛苦的记忆又让她心里对所谓信仰有着另类而偏激的认识,所以她所化的佛陀都是这种拧眉怒目的扭曲样子。

    其实事实就像余轩看出来的那样,只不过卡特琳娜能够使出这种招数也不光是她本身原因,更是上一次与血魔大战时看到血海有所领悟。那是一种佛宗慈悲与邪魔恶意的混淆产物。

    真要形容的话,有点像是今人用现代观点去解读古籍后的再创作,杀心观音!恶念如来!

    “可怜的小姑娘!”

    如此重压之下,余轩却发出了这样一番感慨,而这一句似乎直刺卡特琳娜的内心,让她的娇躯跟头顶的巨大佛陀同时颤了颤。

    余轩摇摇头,终究是心里破绽太大的老毛病,简单一句话就能够造成影响。不过他是有感而发却非刻意针对,所以余轩没有趁着这短暂的破绽动手,而是在身旁凝聚出一道金色人影,静静等待佛掌落下,要正面应对。

    那金色人影拥有一个发际线感人的光亮脑门,满脸的络腮胡子,一袭看起来有些旧却仍旧笔挺的燕尾服。沧桑的眼神仿佛一眼就让你感怀到种种不可名状的沉重。

    “嘶!你这是具现化出的什么大佬?咋感觉肩上沉重起来了,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啊!”煎饼叔打了个寒颤有些懵逼的问道。

    余轩还没有回答他,那巨大佛掌已经轰然拍下,却见那金色人影不像游戏中那些武道强者般摆出什么了不起的架势,也没有一声大喝壮壮声势。他只是轻轻举起双手,接着无数金光扩散开来化作漫天的金色书页纸张翻飞飘舞。

    书页飘舞很快,上面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一行行一页页,以众人的眼力竟然有种不可直视的刺痛感。接着书页凝聚化作冲天的光柱知道天际云海,轰的一下正面击中佛陀掌心。

    下一秒,天地仿佛静止,佛陀的表情僵在脸上,血海不再翻腾,紧接着一切化为虚无,独留那金色人影傲然独立于世间!

    噗!啊!

    卡特琳娜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脑袋跌到在地,原本的美目中尽是迷茫,嘴唇煞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似的。不过她哪怕已经败到如此境地却依旧想要勉力站起。

    余轩轻轻感叹的摇摇头,抬头看看天色,他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太多的时间,这个时候他应该是重新上线去帮黑白的。想着眼神中多了一丝冷意。

    “呃!”

    就在这时,原本好似瘫倒不动的重吾突然出现在卡特琳娜身后,一记手刀直接将其砍晕。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余轩都愣了一下,然后就见重吾抱起卡特琳娜就跑掉了,连头都不带回一下的,速度飞快。

    一旁的卡尔和卡萨见状对视一眼,也顾不得再装了,起身就跑,一个个腿脚灵活的几个跳跃就不见了。那份果决看得众人一阵哭笑不得。

    “我们走吧,嗯,话说你那到底是哪个人杰,为啥我感觉好像认识却想不起来呢?而且那进攻方式有点怪!”桑优雅牵着儿子手向岛外走去,同时问道。

    众人闻言也同时好奇的望向余轩,就是平时不怎么关心的索兰也来了兴趣。

    余轩耸了耸肩一脸无奈道:“我发现在游戏中和现实中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就拿我具现的金色战魂来说吧。这种守护灵似的存在其实与你本身的能力息息相关,在游戏中我会军道杀拳也会各种格斗术和武功,所以我具象古今中外无数武将丝毫问题没有!但在现实不行,因为我没有系统辅助,没有时间去学习各个流派的功夫,因此没法具现那么多武将。不过我发现似乎思想不在其列,所以我在游戏中不光拜访过各个年代的武将,还特意为了现实中的具现而去拜访了很多思想家、革命家!”

    众人恍然,怪不得那个金色人影的攻击方式如此奇怪,原来是思想理论形成的风暴,这些思想在现实中是有坚实基础的,甚至有些改变了世界格局!可不是那光凭个人领悟和虚无信仰而凝聚的佛陀可比,卡特琳娜败得不冤。

    ……

    另一边,抱着卡特琳娜的重吾终于算是慢了下来,望着近在咫尺的海岸叹了口气,回头见卡尔与卡萨也追了过来。无奈道:“这地方不能待了,想法离开吧!”

    卡尔点点头,旁边卡萨却是喘着气问道:“你干嘛跑的这么急?他们应该没有什么杀意的吧!还是你被那金色人影吓到了?”

    卡尔还没说话,重吾却是苦笑道:“卡尔是德国人,你不是,所以不懂看到那个金色人影的感受。”

    卡萨好奇,“怎么个意思?”

    卡尔没好气的白了这货一眼,“回去多读点书吧,人家都把卡尔?马克思召唤出来了,还打个屁啊!”

    卡萨嘴角猛的抽了抽,瞄了一眼昏迷的卡特琳娜,“这算不算是唯物主义破除封建迷信?为什么我现在觉得这妹纸怪可怜的!”

    卡尔往沙滩上一坐,摇摇头,“她不可怜,还没从游戏仓里出来的那些黄金圣斗士才可怜!”

    “什么意思?”

    重吾在一旁也脸色凝重的点点头,“你没发现吗?游戏中那个忘忧在针对我们。为什么他在这个时候专门追杀黄金圣斗士?而我们一下线就遇到这事,我不相信巧合,一定是忘忧事先知道。”

    卡萨脸色阴沉,“也许他只是跟神奇女侠有仇,想要让神奇女侠输。”

    卡尔好笑,“别傻了,南极冰盖附近埋伏了不少争圣者,这场战斗的胜负关键不是我们。那货之所以针对我们,绝对是想要利用余轩等人做到借刀杀人的目的。所以,要想活着必须远离,你没看之前被打飞的安德烈一直都没回来吗,估计早特么跑了!”

    卡萨眼角跳了跳,有点别扭的道:“那现在留在那的还有金城武、狄克丝以及修奈泽尔了吧!可这有什么意义?”

    卡尔与重吾齐齐沉默了一下,其实他们两个当初与索兰黑白都打过交道,对两人有些了解。联系一下刚刚的情景,他们隐隐觉得忘忧那货的真正目标似乎就在最后这三人之中。

    ……

    “我就说应该早点下线的,现在被堵在了游戏仓里,怎么办啊!”狄克丝着急,不停跟同样堵在游戏仓中的金城武抱怨。

    两人亲眼目睹了忘忧在游戏中利用一招夺命第十四剑干掉了修奈泽尔然后下线,可没想到刚睁开双眼就通过观察窗发现了外面剑拔弩张的两人。

    修奈泽尔在游戏中很帅,这是有现实基础的,他在现实里也毫无意外的是个帅哥,还是那种充满了阳刚气息身材修长匀称的帅哥。

    而在修奈泽尔对面则是一名大美女,至少是能够让狄克丝和金城武一见就心动的美女。如果单论画面不看双方眼神气势的话,这两人真有点天作之合的感觉。

    只可惜,那快要突破天际的杀意与两人间眼神火花的绽放,都告诉他们一件事,真两人今天是必有一个要死。

    “你就是他的女人?想不到会是你!”修奈泽尔双眼微眯,有一丝丝嫉妒隐藏不住,“我不明白,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随意跟陌生人现实中面基的那种人!以你在游戏中的样子,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美女轻轻捋了一下长发,仿佛在讲述着什么真理一样,缓缓说道:“生活的磨难会让人成熟,会让你明白皮相只是人生中最肤浅的一件东西。当两个人失去所有目标无欲无求时,彼此心灵的温暖才是最可贵的!”

    修奈泽尔眼中的杀意再也隐藏不住,双手十指张开,无数闪烁着寒光的兵器浮现在天空,“那看来你们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的相爱啊,否则他怎么会让你独自过来面对我?”

    美女微微偏头,轻蔑一笑却也美的人惊心动魄,“看来神奇女侠那个女表子将你们养歪了,还是说你们对自己的实力有什么误解。”

    海风突然间狂暴起来,凛冽的杀意带动旋风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疯狂扩散。

    金城武:“咦?这两人是为了那个忘忧才打起来的?等等,难道那个忘忧是……”

    狄克丝:“很明显啊,修奈泽尔那货就坑了那么一个老爷们儿,话说这个大美女不会就是原来的那个瑟琳娜吧?那个游戏里的巨型丑货?安东尼奥真够重口味的!”

    金城武:“人家那是眼光好,发现潜力股了!我要是知道瑟琳娜现实中这么靓,我也上啊!”

    狄克丝:“哎呦,管她好不好看,也跟我们没有关系。只是他们堵在这里,我们怎么逃啊!”

    “闭嘴!有如此劲爆的八卦看,不香吗?”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