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2653章 选择与牺牲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雪落关山正文第2653章选择与牺牲程婴端着馒头、炖菜走了进来,刚要说话,石正峰上前拿过馒头、炖菜,放到了一边,说道:“程先生,屠岸缺马上就要带着官兵来了。”

    程婴愣了一下,想要说话,石正峰摆手止住了他,说道:“等一下,公孙杵臼马上就要来了。”

    等了那么几秒钟,果然,公孙杵臼风风火火地开门而入。

    程婴皱着眉头,看着石正峰,说道:“你怎么知道公孙要来?”

    石正峰说道:“我能够未卜先知,程先生,我没有和你开玩笑,现在情况很紧急,如果咱们不想出一个好对策来,赵氏孤儿就要惨遭毒手。”

    “你们在那说什么呢?”公孙杵臼走了过来。

    石正峰说道:“公孙先生,你刚才在街上看到了很多官兵,那些官兵一会儿就会到这来搜捕赵氏孤儿,咱们必须赶在官兵到来之前,想好对策。”

    公孙杵臼满脸疑惑地看着石正峰。

    程婴说道:“公孙,相信阿水的话,阿水能够未卜先知。”

    公孙杵臼说道:“既然官兵一会儿要来,咱们现在就保护赵氏孤儿冲出去。”

    “不行,”石正峰一口否决。

    “为什么?”公孙杵臼问道。

    石正峰说道:“因为我们冲出去的话,都会被杀死,赵氏孤儿也会被乱箭射死。”

    公孙杵臼不服气,说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死?”

    石正峰看着公孙杵臼,很严肃很认真地说道:“我试过。”

    公孙杵臼笑了起来,说道:“你是不是精神压力太大,疯了,我们要是死了,怎么还会在这里?”

    石正峰说道:“现在没时间解释这些了,假如,咱们假如好吧?假如一会儿屠岸缺带着官兵来了,咱们怎么办?”

    公孙杵臼想了想,说道:“把孩子藏起来。”

    石正峰说道:“庄姬公主生产之后,孩子不见了,那晚到过公主产房、出过宫的人只有程先生,屠岸贾是有备而来,这么两间房子一座院子,把孩子藏到哪,官兵都会搜出来。”

    公孙杵臼说道:“那就冲出去,和他们拼了!”

    赵不凡撇了一下嘴,说道:“刚才阿水都说了,我们冲不出去的。”

    石正峰说道:“这城里有上万官兵,城门一闭,我们三个人带着一个孩子,有几成把握能冲出去?冲的过程中,谁能保证孩子安然无恙?”

    公孙杵臼哑口无言,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这时,程婴开口说话了,“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赵不凡问道。

    程婴悲痛万分,说道:“用我的孩子代替赵氏孤儿,交给屠岸贾。”

    公孙杵臼和赵不凡很是震惊,震惊过后,两个人又露出了钦佩的神情。

    公孙杵臼俯身屈膝,要给程婴行大礼,说道:“老程,我代表赵氏满门,谢谢你了。”

    赵不凡也跪了下来,说道:“先生高义,我赵氏子孙没齿难忘。”

    “不行!”石正峰在旁边吼了一声。

    程婴和公孙杵臼、赵不凡都很诧异,扭头看着石正峰。

    石正峰说道:“不能为了救一个孩子,牺牲另一个孩子。”

    公孙杵臼是个火爆脾气,说道:“赵氏满门三百多口人都遇害了,就剩下了这么一个襁褓里的婴儿,你忍心看着这婴儿被屠岸贾杀死,让赵家绝后吗?!”

    赵不凡起身凑到了石正峰的身边,低声说道:“阿水,你忘了吗,咱们的目的就是保全我老祖呀。”

    程婴看着石正峰,说道:“阿水,你的心我懂,可是,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只能牺牲我的孩子。为了保全赵家的一线香火,我愿意牺牲。”

    “你愿意牺牲,可你问过那孩子,他愿意牺牲吗?!”石正峰上前一步,高声质问程婴。

    程婴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石正峰,公孙杵臼在旁边说道:“阿水,你说什么胡话呢,一个襁褓里的孩子,他能做出什么选择?”

    石正峰看着公孙杵臼,说道:“他不能做出选择,你们凭什么就能替他做出选择?”

    公孙杵臼有些气愤,说道:“因为他是老程的孩子。”

    “父母就可以决定一个孩子的生死?”石正峰继续发问。

    公孙杵臼笑了一下,说道:“阿水你是不是疯了,孩子的命是父母给的,父母当然能决定孩子的生死了。”

    “错!”石正峰面红耳赤,情绪激动,叫道:“每一个降生到这个世上的孩子,都应该是被祝福、被疼爱的,没有人可以粗暴地决定他们的生死!”

    “你疯了,不可理喻!”公孙杵臼甩了一下衣袖,走到一边,不理会石正峰。

    赵不凡说道:“阿水,我知道前两次我们失败了,你心情不好,坐下来喝杯水,休息休息。”

    赵不凡和公孙杵臼、程婴他们都是中古世界的人,对于石正峰的某些思想是理解不了的。

    公孙杵臼在旁边恨不得打石正峰两拳,心想,程婴为了保全赵氏孤儿,宁愿舍弃自己的孩子,这是多么高尚的义举呀,这个阿水竟然不佩服不感动,还指责程婴,他到底有没有是非观念?

    赵不凡劝说石正峰坐了下来,说道:“阿水,你等着,我去给你倒杯茶水。”

    赵不凡去了厨房,过了一会儿,端着一杯茶水回来,递给了石正峰。

    石正峰确实有些口渴,接过茶杯就一口喝下了茶水,咂了咂嘴,皱着眉头,说道:“这茶水什么味儿?”

    石正峰意识到不对劲,猛地站了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眼皮发沉。

    赵不凡说道:“阿水,对不住了,为了保全我家老祖,我只能这么做了。”

    赵不凡在茶水里放了蒙汗药,程婴可是郎中,家里什么药都有,有时候给病人做手术,就会用到蒙汗药。

    石正峰踉踉跄跄,指着赵不凡和程婴、公孙杵臼,说道:“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被祝福、被疼爱”

    石正峰身子一软,栽倒在地了椅子上,赵不凡抬着石正峰,说道:“公孙先生,过来搭把手,咱们把阿水抬到床上

    去。”

    “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被祝福、被疼爱,”想着石正峰说的这句话,程婴的心里如同刀割一般,阵阵疼痛。

    程婴和公孙杵臼、赵不凡走进了里屋,赵氏孤儿在炕上酣睡,程婴的妻子抱着自己的孩子,在那哼唱着摇篮曲。

    见到程婴,妻子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孩子快睡着了。”

    程婴看着襁褓里的孩子,粉嘟嘟的小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程婴的心在滴血。

    这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呀,送他去死,程婴岂能不心痛?但是,为了救下赵氏孤儿,程婴也是没有办法。程婴欠赵家的恩,确切地说,是欠赵家一条命。

    几年前,赵家家主还是赵盾的时候,程婴给一个达官贵人的小妾诊治妇科病。小妾的病治好了,那达官贵人却是翻脸了,说程婴非礼他的小妾,要杀了程婴。

    程婴已经被判了死刑,打入了死囚牢,是赵盾查看案卷,认为程婴有冤情,把程婴救了出来。

    没有赵盾,程婴现在早就死了,如今赵盾就剩下这么一个孙儿、一点骨血,程婴不想办法保全的话,如何对得起赵盾的在天之灵?

    程婴心想,老天为何要这般折磨我?如果我能替赵氏孤儿去死,那该有多好呀。

    程婴伸出了手,对妻子说道:“把孩子给我。”

    妻子觉察到程婴有些不对劲,问道:“你要干什么?”

    程婴说道:“你就别问了,把孩子给我。”

    见妻子迟疑着没动,程婴一把将襁褓夺了过来,孩子本来快要睡着了,被程婴这么一拽,吓得哇哇大哭。

    程婴抱着孩子向外面走去,妻子追了出去,叫道:“你要干什么,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赵不凡、公孙杵臼上前拦住了程婴妻子,赵不凡说道:“嫂子,程大哥是义士。”

    “还我孩子,还我孩子!”妻子意识到了程婴要做什么,像失去崽子的母兽似的,叫喊起来。

    “弟妹,别叫了,外面全是官兵,”公孙杵臼伸手捂住了程婴妻子的嘴巴。

    程婴妻子疯了似的,推搡公孙杵臼和赵不凡,公孙杵臼心一横,抡起手掌,一记手刀劈在了程婴妻子的脖颈上,把程婴劈得昏死过去。

    程婴看着妻子,皱起了眉头。

    公孙杵臼说道:“老程,对不起,冒犯了。”

    程婴没说什么,抱着孩子出了门,刚出门,屠岸缺就带着官兵们走了过来。屠岸缺停住脚步,呆呆地看着程婴。

    程婴说道:“这孩子是赵氏孤儿,我要把他交给屠岸贾大人。”

    屠岸缺看了看程婴和他怀里的孩子,命令官兵们,“进屋去搜一搜。”

    官兵们闯进了屋子,把赵氏孤儿也给搜出来了,叫道:“将军,这里还有一个孩子。”

    屠岸缺说道:“把这两个孩子都带走。”

    屠岸缺带着两个孩子,押着程婴,来到了屠岸贾的府邸。屠岸贾正在家里吃饭,屠岸缺笑呵呵地走了过去,说道:“叔父,我带兵去了程婴家里,搜出了两个婴儿。”

    雪落关山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