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七百四十七章 不死小虫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庄柔觉得庄猛相当幼稚。

    明明有其它东西吃,他却专门来作对一般,足足吃了两天蛇羹。

    虽然味道确实不错,但也没必要让厨子在陵墓外面煮好后,抬着大锅进来给他。

    庄猛的身材注定他食量如猪,每顿都要吃一锅,还故意大声咂嘴。

    让庄柔觉得这种失礼的事,也不知道他小时候庄家那些女眷怎么管教他的。

    她听得扁了一下嘴,流民都不会吃成这样,会被人把锅抢走的。

    山洞中的热度已经没了,庄柔她们不可能再烧蛇肉吃,柴禾都找不到,只能吃点外面送进来的干粮。

    从上方洞口中扔出来的虫蛇已经很少了,有些是离的太远,来回扔这些东西麻烦。

    只要堵的不厉害,把虫蛇尸体推到一边,能让人通过就行。

    等了一天多,那两名总校带着人在里面找了半天,都没找出对的路来。

    上去的人数不断增加,却好像进了**阵,墙上都画满了符号,还是没能找到出路。

    蛇羹都不能让庄猛平息怒火,把手下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他又指向了庄柔她们,“你们去找。”

    “如果两个时辰找不到路,就杀了其中一人。”

    庄柔指着李二说:“那他呢?”

    “全是废物,都给我滚去找路!”庄猛怒吼道。

    李二缩着肩膀,话都不敢说,赶快爬上梯子,抢先一步上去了。

    庄柔倒是不怕他的威胁,只是嫌困在这里,没办法让锦龙宫的人损失。

    她拉上吴小福,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又是一个人的庄锦已经死心了,懒洋洋的靠着墙,决定当个完全依靠庄柔存活的废人。

    他暗暗的想,这是最后一次,回去以后就好好学毒。

    而庄柔和吴小福爬到上方,发现这里的通道并不高,比她高的锦龙士都要微微的低头。

    上面是间石室的样子,洞口就在正中间,四周是十来条通道的入口,全部点上了火把。

    每个入口处都编了号用来区分,又在通道内画了很多符号,却依旧在里面打转。

    不知是人多还是因为火把点多了,石室的气味很污浊,一股子怪怪的糊臭味。

    李二早已经拿出罗盘,慢慢的在通道面前走过,想要寻找到正确的入口。

    吴小福也不甘示弱,掏出了小罗盘,原地转了一圈,指着一处说道:“这边。”

    “为什么?”庄柔探头看了一眼,那罗盘上密密麻麻全是字,根本就看不懂。

    “我们进来时陵墓是坐西朝东,所以墓室也应该在西的方向,朝那边走就行了。”吴小福说道。

    而李二也喊道:“朝这边走。”

    庄柔一看,他指的正好也是吴小福说的西边。

    看来罗盘还是有点用,只说的太晚了,找了一天多已经累得半死的锦龙士,脸上都不太好看。

    “我要是庄猛,早抽死你们俩了,看了一天也不说。”她笑道。

    吴小福笑道:“他自己不让我们来找,谁敢开口啊。”

    李二很赞同这话,但是不敢讲出来,低头在西的方向选了条石道走了进去。

    有站在那边的锦龙士,也跟着他往里走。

    吴小福也走了过去,并没有选择和李二同样的石道,而是重新选了西面最正的那条。

    在跨进去之前,她下意识的捏住了包中的骰子,犹豫了一下没拿出来。

    “扔呀,不扔要是死路怎么办?”庄柔说道。

    也不知道她是真心还是故意嘲讽,吴小福也觉得不扔一下不安心,硬着头皮一扔,果然又是个生字。

    庄柔已经了然,此人小福缠身,事事有惊无险。

    几次危险都是自己给她护了下来,倒霉的可能只有自己。

    “走吧。”庄柔推着吴小福进了通道。

    一样有几名锦龙士跟了上来,跟着她俩一路上画着记号。

    岔路太多,绕来绕去。

    虽然进来的入口都不同,她们却和李二在同一个地方碰见了四次。

    当第五次遇见时,吴小福发火了,没好气的骂道:“真是晦气,怎么又遇见你了!”

    这里没有魏少司和庄猛,李二也大胆的呸了一口,“我才是晦气呢!”

    “你还敢呸我!”吴小福跳起来就骂道。

    她觉得李二身为一个盗墓者,本事没有,还长的猥琐,遇到自己这样的高手,应该恭恭敬敬的才对。

    哄的高兴了,自己说不定还能教他几招,让他以后能混口饭吃。

    李二更不高兴,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辈,竟然敢对自己指手划脚。

    下墓靠的是本领,谁像她,拿个骰子在那扔一扔,完全靠运气来糊弄人。

    两人如市井上为了一根葱争吵的婆娘,叉着腰就对骂起来,各种不堪入耳的叫骂让人大开眼界。

    锦龙士们都没想到两人竟然吵了起来,还骂得如此难听,靠得近些感觉都要被两人的口水喷到。

    庄柔退后了几步,不想和吴小福站在一起,只等着两人动起手来,就上前去拉偏架。

    但两人骂的激烈,却不见动手,让她没有半点用武之地。

    不过这也让庄柔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两人总是在同一个地方撞上呢?

    吴小福一路都在用罗盘寻西的方向,而李二肯定也这样做,却总在不是西的地方碰上。

    庄柔若有所思,看向了旁边的石壁。

    她贴在石壁用手拍了拍,声音沉闷,不是空心的。

    但越想越觉得可疑,几十人在这里走来走去的查,墙上都画满了,不可能找不到出口。

    除非,根本就没有出口。

    那可就奇怪了,一个墓室都没找到,怎么可能没了。

    她扭头看向了锦龙士们,说道:“各位,我觉得出口可能封住了,所以大家才找不到。”

    “用罗盘寻找西面,他俩就碰面五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墓口应该就在这里。”

    “你们把这些石壁都砸开,就能找到墓口。”庄柔拍了拍石壁,对他们说道。

    “是。”锦龙士下意识的应道,然后回过神来,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

    庄柔扶着石壁瞧着他们淡淡的笑,反正让她干这种苦力,她是不愿意的。

    已经找了快两天,还没找到出口,如果再找不到,庄猛可能要发怒了。

    众人想想就觉得头大,还不如试试看,就算砸了也没找到,也可以回话尽力了。

    “各选一处地方,把这石壁砸了!”锦龙士抱着最后的希望,冲向石壁,挑出身上便宜的武器就往墙上砸。

    有些不嫌路远,跑出去打算去拿铁铲,总比坏了兵器好。

    吵架的李二和吴小福被赶走,两人相互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不服气的哼了声,才走到了别处。

    砸石壁的人越来越多,哐哐的声音响个不停。

    人多好办事,没过多久,便有人惊喜的喊道:“我找到了!后面有东西!”

    众人赶快往说话那边跑过去,发现在两掌厚的石壁后面,出现了一块铜制的东西。

    大家赶快集中砸这里的石头,很快便清理出一扇铜门。

    而其它的地方砸下几尺深,也依旧是石头,看来除了这扇门,其它的地方都走不通。

    之前开门的没一个有好下场,这么挤的通道里,出点意外谁也跑不掉。

    不止没人去开门,所有人在门被挖出来后,就全站了几丈开外。

    两位总校抱着有功一起领,开了门有事一起担的想法,一同去向庄猛禀告。

    等庄猛被逼弯着腰,走到铜门前,他盯着门看了半晌,转头指着庄柔说:“你们来开门。”

    “其它人退后,没问题后再来。”

    庄柔用膝盖都想到了,这家伙肯定会叫她和吴小福去开门,真不知道要说他粗中有细,还是卑鄙无耻胆小了。

    “骰子借用一下。”她用手肘撞了一下吴小福说道。

    吴小福深深看了她一眼,还是把骰子递了过来。

    庄柔把骰子往地上一扔,那红色的死字刺眼无比,但她已经淡定了。

    要是骰子被扔出个生字,反而让她觉得奇怪。

    骰子被她捡了起来,还给了吴小福。

    都不用她逼,吴小福直接就扔了一下,还是个生字。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真是让人觉得麻木啊。

    庄柔拍了拍她的肩膀,“靠你了,我在旁边盯着,有危险就救你。”

    “……”吴小福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好像又很合理。

    她哀怨的看了眼众人,便走上前去推门。

    那门不知是后面有东西堵住,还是太久没人动过,已经生锈了。

    以吴小福的力气根本就推不动,她咬牙切齿全身都压在门上,脸涨得通红,铜门都纹丝不动。

    她试了半天,苦着脸对庄柔说:“姐,你来帮我一把,我推不动。”

    庄柔看了一眼众人,每个人都是袖手旁观,没有庄猛下令都没人靠近。

    她对吴小福招了招手,“你过来点,我把它撞开。”

    吴小福听话的跑了过来,不过也没离的太远。

    庄柔运气丹田,用内力包裹住全身,侧着身子向铜门狠狠的撞了过去。

    砰的一下,半扇门直接倒了下去,她整个人趴在门上,给摔里面去了。

    所有人都紧盯着门,要是有异样就跑。

    吴小福盯了会,慢慢的靠近门,踩在门槛上扶着门问道:“姐,你没事吧?”

    “没…就是摔了一下,这门根本就不重,你力气怎么这么小?”庄柔撑着门坐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

    吴小福刚才可是出了全力,她觉得这不明摆着是庄柔的力气太大了。

    她赶快走了进来,“还是姐厉害,我刚才怎么推都推不动,你一下就推开了。”

    刚说话,突然地动山摇起来,人都站不住了。

    吴小福也摔在了门上,被庄柔拉住,然后就听到轰隆巨响,外面还传来了惨叫声。

    这震动就存在了几息,然后便平静起来。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起身慢慢靠近门口,往外一看顿时愣住了。

    大门外的通道地面全塌了,落在了下方四五丈的地方,所有在通道里的锦龙士都倒在了地上,身上压了不少大石块。

    庄柔抬头一看,原来不止地面塌了,就连顶上也脱落一层,砸在了掉落的人身上。

    吴小福也愣住了,完全没想到还有这种机关。

    两人突然想起一人,赶快往下面看,借着石壁上的火把光,终于看到了庄猛的身影。

    他已经坐在地上,气愤的推开压在自己腿上的石块,头上还流着血,虽然受了伤但还死不了。

    见他没死,庄柔和吴小福同时哼了一声,真是只命大的虫子。

    :。: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