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160章:生命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生命拔节之时正文卷第160章:生命新的一天,林未迟咬着笔看着短信。

    任台上的老陆讲知识点讲得唾沫横飞,林未迟都看着手机。

    -你给我说你在哪里?

    -齐杨!

    这两条消息是上学前她发出去的,直到课间操都过了,齐杨都还没有回消息。

    数学课下课楚程就出教室了,林未迟强按住自己想给齐杨打电话的心,在纸上记下老陆留下的作业。

    手机震动,林未迟看着消息,心里没有丝毫波动。

    莫一笑现在闲得没事,倒乐意帮林未迟找齐杨,以前她百步不出镇子,现在更是不出干锅店附近。

    找齐杨绝对没戏。

    她看着窗外,手机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

    楚程拿着几张纸回来,林未迟接住的时候眼里都是愣住的。

    “楚学霸亲手理的思路。”楚程笑着眨了眨眼睛。

    ...

    开着暖气的病房里,齐杨缓缓睁开眼睛,这么久以来,他睡了最安稳的一觉。

    竟然是在充斥着消毒水和药味的病房里。

    齐杨的胃出血不是特别严重,都是视觉冲击所致。

    齐杨看着面前的粥捏着筷子。

    “都是清淡的,”男人是个老实的人,特地照着齐杨的尺码给他买了衣服,摩托车行隔壁就是一家服装店,“就是不知道你吃了会不会不舒服。”

    “谢谢。”齐杨的嗓子还是哑的,话里带着嘶哑的气音。

    男人笑了:“别谢了,你那件衣服我拿回去洗了,洗不掉,给你买了一件。”

    齐杨扭头,那件衣服要是放在三年前,他都不会去细看一下,上面的米奇图案真的让他细看不下去。

    男人还有事情要忙,交代了他不要从医院离开,晚上再来看他。

    齐杨默默地喝着粥,隔壁拉着帘子的病友是个年纪大到中年之尾的人,在看新闻,声音不大不小,齐杨就边吃边看。

    社会新闻,讲的是小镇里有人出去取得本科学历回到某个乡镇搞起了大棚蔬菜。

    镇长乡长都来接受采访。

    内容他不感兴趣,感觉这个病友也不是特别感兴趣,纯粹是吊着瓶子无聊,也许现在还睡着了。

    他按了按手机屏幕,已经关机了。

    第一次他觉得,开不开电视都没多大差别,寂静的感觉仿佛从病房里关不严实的窗缝里渗透出来。

    齐杨提着餐盒走出病房的时候还打了个冷噤。

    护士站和医生办公室里的护士和医生不会理会这种触不及肤的凉意,他们忙得脚不沾地。

    齐杨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正好铃声大作,护士和医生忙作一团。

    过道上也热闹极了,像是都奔出来看大戏一样。

    “咋了?25号病床那个又开始了?”

    “可不是?谁得了这病能好过?”

    “一个月得有七八回吧?真的是。”

    “才五十多岁吧?真是造孽了!”

    “可不是!不过一直都在拖着,拿药续着命呢。”

    杂乱,还伴着机器的响声,治疗车轮子在地上疯狂摩擦,护士们紧锣密鼓到脸上都是慌乱。

    “哎......要是我啊,早死了也比在这里熬着强。”

    “说得是啊,每天她清醒的时候都在叫唤。”

    “受不了,她受不了,照顾她的人也受不了。”

    齐杨听着挤在病房门口的人议论着,她们有的是病人,有的看起来是病房家属,有的还挂着点滴,有的则是抱着碗扒着饭。

    不管怎么样,热闹都不在他们的病房里。

    这让他想起了弄巷里常年不变的争吵,突然觉得那样的围观你这样的讨论多了几分生气。

    他刚扭开病房门,一声有气无力地嚎叫声让他顿住了,很快就被咕咕噜噜的呜咽声打断,像是管子放进水槽里发出的气泡声。

    但是齐杨还是清晰的听见了,女人的声音。

    她说:“救救我......”

    “你没见过这阵仗吧?”同病房的人醒了,坐在床上看着齐杨,“我看你和我一样,胃出血,只是不严重,不然昨晚估计也是这样。”

    齐杨的身子一颤。

    “你说这人,图个啥......”男人把电视频道换了一下,估计是觉得齐杨这个年纪的人就是喜欢看电视剧。

    齐杨没说话,视线从他身上移开,默默地走回到了病床上。

    男人丝毫不觉得齐杨的不回话让他尴尬,很健谈的拉开帘子要和齐杨说话。

    “25号床是胃癌,很严重了,几天胃出血几天休克的是常事,每一回都能让医生和护士忙上大半天。”

    “这里的很多人都是护工,见怪不怪了,确实,这样忙活久了,也只有医生和护士忙活,其他人也只是在边上叹息。”

    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液体,快到了,虽然外面都忙得一副天人交战的场面了,他还是按了呼叫铃。

    “估计护士和医生也有点倦了吧?只是职责所在,要救死扶伤。”他叹了一口气。

    “救回来了,只是松了一口气,没救回来,也只是叹息,时间久了所有人都会忘记的。”

    进来的护士大概是个实习护士,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化了淡淡的妆,却也忙得头发都带着凌乱。

    这么冷的天,她的额头上都渗出细汗。

    齐杨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

    男人问她:“救得回来么?”

    护士把棉签给他压好,取了瓶子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门关上,像是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忙碌。

    齐杨揉了揉眼睛,看见手背上的几处针眼,倦意袭来。

    他不知道以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生灾是有了,病倒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在此刻,他突然有种看见迟暮之年自己的感觉。

    自己在暑假过了自己十七岁的生日,虽然惨淡了一点。

    但是他却在心里描绘了很多次自己毕业后、中年、甚至老年的日子。

    他以为这样的构想是他一辈子必将经历的。

    此时此刻在病房,感受着病房外的气氛,他觉得不是,生活或许和自己想像得不一样。

    世事无常。

    这才是生活的真实写照。

    通常你都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在你身上发生什么。

    齐杨用手按了按自己的眼眶,把被子拉好,想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他强使自己放空自己。

    再入梦境。

    顶点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