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家有鬼夫10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在几人欢喜几人愁的感叹中,家长会如期而至。

    “江潼,你们家来的是你爸还是你妈啊,我妈要来,死定了,她看见我的成绩肯定会骂我的。”杨珍珍心情不好的转过头和她聊天。

    “没事的,一次没考好而已,下次拼上去就好了。”江潼避开她的问题,安慰道。

    好在杨珍珍也没有追着问。

    很快,家长们就在学生们紧张的气氛中来了。

    江潼知道为什么杨珍珍那么害怕她的妈妈了。

    一米七几的身高,穿着简单干练,一头短发,穿着风衣,气场十足。

    “妈,这里。”即使对这次的成绩胆战心惊,但是自家老妈来了,杨珍珍还是很兴奋。

    “这次考得怎么样。”她一来就直奔主题。

    杨珍珍的脸顿时垮了下去,她妈妈一看见她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好,她皱起眉头说道,“怎么搞的,是不是在学校里谈恋爱了。”

    “没有妈,我就是这次没发挥好,下次肯定能考好。”

    “不要跟我说下次,我看看你的成绩。”她顺势坐在了杨珍珍的座位上。

    江潼本来想打个招呼,但是看这种情况,只好默默的闭嘴,看着其他人的家长一个个的走进来。

    好在她给班主任提前说过,她的户口本早就被江父江母给牵了出来,所以只有她一个人,根据户口本,江潼差不多也就是个孤儿。

    “怎么回事,物理怎么考了这么点!”杨妈妈一声责备将江潼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这次的题有点难。”

    江潼悄悄看了眼她妈妈拿在手里的成绩单,七十几分,很不错了好吗,好像这次上七十分的挺少的。

    “不要给我找借口,没考好就是没考好,这是你的原因。”

    杨珍珍低头不说话了。

    江潼心想,杨妈妈绝对是个领导,听听这说话的语气个态度,妥妥的把杨珍珍当下属训了。

    其他同学和家长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杨珍珍更加难堪,低头不语。

    那些本来想训斥自己孩子的家长也息了声,要教训也要回家再教训,看看把那孩子说的不好意思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考的多差,才被骂。

    不一会儿,班主任到了,“欢迎各位家长前来参加十二班的期中考试家长会,我们请你们来呢,主要是来分析一下孩子们的成绩,以及他们最近的表现,所以请各位同学们先出去啊,去操场等着,不要乱跑,我们三个小时后在教室集合。”

    三个小时,也不知道要讲什么讲这么长时间。

    江潼和杨珍珍一起出去,全程杨珍珍都心情不太好。

    “我妈总是那个样子。”两人坐在草坪上,杨珍珍忽然开口道。

    “她做领导做惯了,改不了她那个作风,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家里,都是那样,我爸是个外科大夫,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多个小时在医院,其他时间要么看书要么就是在补觉,有时候好不容易他陪我们吃顿饭,中间,一定会被医院叫走,我都记不清,我们一家人多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江潼拍了拍她的肩膀,“虽然他们没时间陪你,但是你想想,你爸爸在救死扶伤,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你妈妈努力工作,也是为了你们这个家,他们都在为了这个家奋斗,陪你的时间虽然少了,但是至少每天都能见着不是吗。”

    哪里像她,已经没爸没妈了。

    “咦,江潼,你爸妈呢。”杨珍珍问道。

    “他们忙,没时间过来。”江潼淡淡的说道。

    通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杨珍珍也能看的出江潼家里挺有钱,她穿的鞋子,用的背包文具什么的,虽然那些牌子都很低调,但是她有个阿姨是做奢侈品的推广宣传,所以她见过不少,那些她很少触碰的奢侈品牌,在江潼的用品上见了不少。

    她很低调,从来不会大肆宣扬自己多么多么有钱,她爸妈没来开家长会,肯定更忙吧,有钱人嘛,分分钟都是上百万。

    这么一想,杨珍珍平衡了不少,自己至少还有个江潼做伴呢。

    周博看着江潼坐在那里乖巧的样子,手里的篮球拍的框框做响,不是说女孩子们都喜欢看男生打篮球吗,怎么今天这么闲,他们这边这么多打篮球的。她就是不过来。

    手里的篮球突然都不好看了。

    “博哥,干啥呢,传球啊。”张超喊道。

    周博一个篮球扔过去,继续投入比赛中,算了,等会儿再去找她。

    家长会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至少江潼觉得时间过得挺慢的,和杨珍珍聊了半天,才过去了一个小时。

    “我去买个水,你要吗。”江潼起身问道。

    “给我带个雪糕吧,就三块钱的绿色包装袋的那个。”

    “嗯。”

    江潼手揣在兜里,慢悠悠的往学校超市走去,只是半路上,忽然碰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潼!”他好像很惊讶,迅速甩开身边的女生跑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江宜皱眉问道。

    “怎么,就允许你在这里上学不允许我在这里上学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哦。”江潼一把推开他,往超市走去。

    “诶,你什么时候来的。”江宜跟着她。

    “江宜,她是谁啊。”刚刚和江宜挽着手的女生跑过来问道。

    “她是我……”

    “我是他前女友。”江潼忽然转身,一把挽住江宜的胳膊,“唉,江宜,你说你也是,虽然当初我不喜欢你,甩了你,但你也没必要找一个像我的人啊。”

    江潼和那个女生长的一点都不像,但是女生嘛,这个时候还哪有心思去观察这些,闻言立刻甩了江宜一巴掌,“好啊,你还说在外面没人,一边追在前女友后面,一边还吊着我,我算是看清了,你就是个渣男。”说完立马气势汹汹的离开。

    江潼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他。

    “满意了?”江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谁告诉你我满意了,你消失在我面前我更满意,怎么,不去追你的女朋友,小心她跑了。”江潼抱着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没意思,早就想甩了。”

    卧槽,江潼看着他,这个弟弟也太渣了吧,啧啧啧。

    他这才高一就这么渣,以后还了得。

    “你在高几几班。”

    “问这么清楚干嘛,要去坐坐啊。”

    “……我就是问问。”江宜发现,搬出家的江潼,和以前相比变化很大,变得,有活力了,至少不像以前那么死气沉沉。

    这样的她,看着挺舒服。

    “好了,不废话了,我还要赶着买东西呢。”江潼径直走向超市,挑选自己要买的东西。

    期间,江宜像个小尾巴一样,一直跟着江潼。

    买好东西,江潼刚打开手机二维码,江宜就拿出校园卡刷好了。

    有人买账自然好,江潼道了声谢往外走去。

    “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吗。”江宜走到她身边说道。

    江潼停下脚步,“问什么?”

    “家里的情况啊,还有些爸妈。”

    “呵!”江潼冷笑一声,“那是你爸妈,不是我的,再说了,我都已经从那个家搬出去了,关于你们家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了。”

    江宜不高兴的说道,“你怎么能这样,他们好歹养了你十几年。”

    “养?怎么养,当畜生养吗,我当初,连跟你们一起上桌吃饭的权利都没有,大冷的天,他们给你买这个衣服那个衣服,就是怕把你冻着,我呢,手都冻烂了,也没见谁来关心我一下,大晚上,你们都睡了,我一个人坐在房间,用碘伏擦洗,上药,包扎,第二天又要把药洗掉,把纱布去掉,因为他们看见了会不高兴,不高兴了,不是打就是骂,你应该不知道,他们打骂我的时候,可是专挑你不在的时候,他们没少给你灌输我很坏的思想吧,那你知不知道,我在学校被人堵在厕所欺负,被人扔到垃圾桶里的事情吗?他们肯定不会告诉你。”

    江宜的喉咙有些发干,“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在学校被欺负的事情。”

    “呵,当初我也很天真呢,天真的以为。就算他们不喜欢我,但是我在学校被欺负了,他们也会像其他的家长一样,给我出头吧,我错了,他们确实来了,但却跟班主任说,我从小脑子就不太正常,所以我的话,让班主任别信,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而且那天回去以后,他们就把我打了一顿,因为我耽误了他们的时间,你说,就这种家庭,我能待下去吗。”

    江宜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就说不出话了,他记起了那个总是低着头不说话的江潼,记忆里,她一直唯唯诺诺,别人说话大声点,她都会惊慌失措。

    爸妈说她的脑子有问题,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她经常被吓得一惊一乍,肯定是害怕爸妈又打她。

    他不想承认自己的父母是那样的人,他们多好啊,他想要什么他们就给什么,可是内心深处其实已经相信了她的话。

    曾经的她瘦瘦小小,面色枯黄,现在呢,虽然个子还是不高,但是整个人面色红润,气质都变了不少,是因为,终于离开那个噩梦一般的家了吗。

    “可是,你,还是我们家的一份子。”

    “不是了,你可以回去看看,你们家的户口本上,还有没有我的名字。”

    江宜眼睛瞪的很大,“什么意思?你脱离了我们家?”断绝关系了?

    江潼缓缓点头,“所以,以后碰见我,就当没见过。”

    “你为什么会……”

    “你难道就真的不好奇,为什么家里会突然变得这么有钱吗。”江潼忽然莞尔一笑。

    江宜下意识不想听,他觉得,肯定不是什么正规来源。

    “因为啊,那是那我的命换来的,他们,那我,换了你们的荣华富贵。”

    说完,江潼冷着脸,再也不看江宜一眼,她到现在还记得,他当初因为一辆摩托车,放弃真相的场景。

    江家父母要保护他的单纯,她就偏不如他们的意。

    只是刚踏出两步,她就微微睁大眼睛。

    对面,周博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操场上,很多学生扎着堆,要么聊天要么玩,操场的一个小角落里,江潼和周博并排而坐。

    江潼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无聊的画圈圈。

    他们坐在这里半个小时了,周博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喂,”江潼忍不住开口道,“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周博叹了口气,“都是我不好。”

    江潼疑惑,“这关你什么事?”

    “那顿别墅里,只有你一个人吧。”

    江潼昂了一声。

    “你害怕吗?”他问道,那么大一顿别墅,一个人住着,肯定很害怕吧。

    江潼想到别墅里的灰灰,还有时不时出现的,她摇摇头。

    谁料他却叹了口气,“所以,你现在户口本上其实是只有你一个人是吗。”

    要是别人问的话江潼肯定不会说实话,但是一来周博刚刚也听的差不多,二来,他们相处了这些日子,她能感觉到,周博不是坏人。

    “嗯。”

    “你一个人住那么远,而且只有有一个人,这样,以后,我负责上下学接送你怎么样。”

    江潼摇摇头,“没事啦,那里挺安全的啦。”

    周博伸手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你还小,不懂这社会的险恶,要不这样,我还是去叫你,咱们一起上下学,不过到老地方分开怎么样,如果你怕别人误会什么的话。”

    江潼有些不好意思,但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那,以后就麻烦你了,你要是以后不方便了,直接告诉我。”

    “不会的。”不会有不方便。

    周博温柔的看着她。

    江潼只是感叹,这周博可真是个大好人。

    “江潼。”周博忽然将手放在她的头上揉了揉。

    “啊?怎么了?”江潼懵懵懂懂的看向他。

    周博内心一片柔软,他想到了刚刚自己听到的她和那个男生,应该是她弟弟的对话。

    原本以为她是个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单纯善良可爱,他看见她的时候,她都是神色温柔。

    怎么能想到,这么好的女生,当初,居然遭受了那么多痛苦,怪不得她要转来这里,相必在上个学校,受了不少委屈,还有家里,他更心疼了。

    只是,不知道她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用她的命换来的荣华富贵。

    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不适合问,以后,就由他来默默守护她好了,像骑士一般,守着自己的小公主。

    江宜失魂落魄的回到教室,他们的家长会已经结束了,来的人是江母,看见他,正想一脸高兴的同他说什么,在看见他脸上清晰的五指印时,脸色沉了下去。

    “这是谁打的。”

    “没有谁,我自己碰到了。”

    “少骗我,你有没有被欺负我还看不出来吗。”江宜想问,那当初江潼受欺负你为什么就看不出来。

    只是话到嘴边,还是停住了。

    “哎呀你烦不烦,能不能别问了。”听见他的话,江母不再过问,只是一直脸色不好,有些心疼的看着他。

    “你这次考的不错,你班主任还夸你有进步,”说到这个江母心情好了不少。

    “小宜,你别担心,不要为学习发愁,要是考不上国内的,我就送你去国外,再大不了,给学校捐栋楼就可以,不要为学习担忧,快乐最重要。”偶然路过的家长和学生露出一脸卧槽的表情。

    在看见江母身上的穿着打扮,果然是有钱人,任性任性。

    往日里对这些话没什么感觉的江宜忽然就有些生气,他一把将江母拉到一边,低声道,“妈你实话告诉你,我们家的钱到底是哪儿来的。”

    他原本以为家里过上比以前奢侈的日子,结合江潼的话,顶多也就几千万或者几个亿,可是今天听她的口气,却不这么简单。

    平日里的花销越来越大,却不见他爸妈有任何计算,似乎那个钱取之不尽一般。

    “你们的钱,是用我的秘密换来的。”

    他忽然想起了江潼的这句话。

    难不成………

    他摇摇头,不,这都几几年了,怎么会有牛鬼蛇神,要相信科学。

    “你问这个干什么,好好读你的书就行了,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江母像是被问的有些不高兴。

    “好了好了,放学后早点回家,今晚妈带你去最近新开的那家饭店,我订好了位置,你早点儿来。”

    说完便提着刚买的包包离开,只是背影却透着一丝仓皇的感觉。

    江宜心里不舒服,却又没办法说出来,他要是把江潼的话告诉他妈,万一他妈又去找江潼麻烦了怎么办。

    只是,江潼都离开这个家了,也不知道住在了那里,该不会,在以前的老房子里吧。

    他们再江潼走后一个月,便搬到了新的房子,一顿很漂亮的别墅,那里的地段不便宜,但是他爸妈好像直接全额付款。

    几千万,说买就买,当时还顺手给他买了一辆几十万的摩托。

    他甩了甩头,想把这些念头摒弃脑后,但一下午,脑子里全是江潼冷淡的面容。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