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40章:黑与白(7)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天灰蒙蒙亮的时候,依琳已经带着大部队离开狮王都十余公里的距离。

    绵延的部队行走在大地上。

    沿途村庄的人们都走出家门目送着。有抱着孩子的妇女,有拄着拐杖的老人。他们都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声音,但那目光,已经足够让每一个士兵都抬不起头了。

    历时半年,白城集团终究是全线撤离了狮王都,虽然他们部队的数量比之前还翻倍了,却有一种战败而归的感觉,每一个人都垂头丧气。

    “我们为什么就这么走了?我们有这么多人,完全可以控制狮王都呀。”

    “因为圣骑士不允许我们对民众使用暴力。”

    “那些算民众吗?他们都对圣骑士丢石头了,还要容忍他们?”

    “只要随便杀几个,他们绝对就安静了!”

    “闭嘴!我们是圣骑士的军队!这不是我们该讨论的问题!圣骑士说什么我们做什么就是了!”

    “是~”士兵们拉长了声音不情不愿地答道。

    每一个人都情绪低落,因为他们输掉了一场正常逻辑下完全可以不输的战争。

    坐在卡尔马后的鲍勃眨巴着大眼睛问依琳:“我们还会再回来吗?”

    “不知道。”依琳轻声答道:“你舍不得吗?”

    鲍勃眨巴着眼睛望着狮王都的方向,犹豫着说道:“哥哥们的墓都在狮王都,我怕以后没人给他们献花。”

    说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连忙堆起稚嫩的笑容,改口道:“但是,能到白城去我也很开心。真的。我是圣骑士的扈从,圣骑士去哪里我就应该去哪里。”

    依琳轻轻摸着他的脑袋。

    “你不想要王位吗?”

    “不想。”鲍勃摇摇头说道:“圣骑士的扈从不会贪恋权位。”

    依琳欣慰地笑了。

    ……

    阳光斜斜地落下,照着茂密的树林。

    格雷骑着马远远地走来。除了自己的马,他还牵着安德鲁的马。

    远远地,格雷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雪莱已经恢复原样了。

    远远地,雪莱也愣了一下,因为她看到被捆着手,坐在格雷身后马上的安德鲁。一眼就认出对方就是逼迫自己喝下药水的血精灵。

    “你的诅咒解除了(你没事吧)?”

    两个人几乎同时问了出来,又都愣了。

    身后的安德鲁翻了翻白眼道:“药剂只有晚上有用,白天会自动恢复原状的。”

    “你为什么用这么奇怪的药剂?”薇薇安在脑海里问安德鲁。

    “因为变化的瞬间才是最震撼的,万一一次不成,多变几次,对我们有利。”

    “你应该做个只有恶魔能解开的药剂,那样才刺激!”

    “如果我能做得出只有恶魔能解开的药剂就不会被你们拿下了。”安德鲁垂头丧气地答道。

    格雷松开缰绳,下了马。

    雪莱飞扑入格雷怀里,紧紧地抱着格雷。用脸贴着冰冷的盔甲,闭着眼睛甜甜地笑着,却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旁边的两个小吸血鬼无奈叹了口气。

    格雷掏出了凯瑟琳给的解药:“把这个喝下去,以后就都不会变了。”

    “咦,我以为我以后都不会变了呢,还要喝药呀……”雪莱面露难色,不过还是接过了瓶子。拔开盖子,一股刺鼻的味道当即散发了出来。雪莱的眉蹙得更紧了:“可以不喝吗?”

    “不行,要喝才以后都不会变。”格雷答道。

    “好吧。”雪莱深深吸了口气,捏着鼻子咕噜一下喝了下去。喝完一个劲地吐舌头。

    “怎么样?什么感觉?”格雷连忙问。

    “就……辣,好辣。”雪莱委屈地说着,然后不知怎么地,忽然一笑,又抱上去了:“不过没关系,你给的,再难喝我也喝。毒药我也喝。”

    “就这样可以了吗?”格雷问凯瑟琳。

    “可以了。”凯瑟琳的声音在格雷的脑海中响起。

    朝阳下,骑着马,他们一行……我也不知道究竟算多少人,总之,四匹马。四匹马开始向南边晃晃悠悠地走了。安德鲁无疑是所有人当中心情最恶劣的。

    “为什么捆着他呢?”雪莱坐在格雷马前,小声问道:“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找个地方把他丢掉呢?”

    “因为他说要当我的仆人,但我还不太信任他。”格雷答道。

    “啊?你要收这个恶心的家伙当仆人呀?”雪莱一脸的厌恶。

    “喂喂喂,你在说什么?你居然说我是恶心的家伙?”安德鲁一下来气了。

    “难道不是吗?”雪莱瞪圆了眼睛与安德鲁针锋相对。

    “好,我是,我是。你随意吧。”无奈,安德鲁只好别过脸去不看她了。

    身为血精灵一族的美男子,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类的女人这么说。很显然,这女人审美有问题。

    白了安德鲁一眼,雪莱小声问格雷:“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白城。我已经下令让卡尔他们护送所有人回白城了。我们所有人一起回白城,带上鲍勃。”

    “也好,狮王都就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

    “主要是我改革没改好。”

    “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些人太愚蠢了。”雪莱嘟着嘴愤愤不平地说道:“那些家伙居然朝着你丢石头。”

    “不能怪他们,是我的错。圣灵也从来不会抱怨他的子民愚蠢不是吗?我们应该用宽容的心去面对。如果他们不懂,我们就应该教化他们,而不是抱怨,或者嘲讽。是我没做好才导致这个结果。不过,有了这次的经验,下次我会更谨慎,肯定不会再出问题了。”

    “还有下次呀……”雪莱都惊了。

    “进步总是在一次次的失败里产生的,我们不应该让挫折阻挡自己的去路。只要我们不放弃,我们就没有失败,不是吗?”

    “好吧……”

    遥望着朝阳,格雷轻声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想办法解决粮食问题。那是我的错误导致的,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置之不理。圣灵不会抛下人类,我也不会抛下他们。撤退只是暂时的,我们先回白城,然后我出使各国,想办法让他们支援粮食,度过难关。”

    “你出使各国……我可以跟着去吗?”雪莱睁大了眼睛小声问道。

    “路很远,会很辛苦的。”

    “我不怕辛苦,我就怕……就怕你被拐走了。”雪莱气鼓鼓地说道:“各国的王都里肯定到处都是想勾搭你的小浪蹄子。太可怕了,我得守在你身边才行。不然我会连觉都睡不好的。”

    “好吧。”格雷无奈说道:“那……我就带着你一起去吧。不过,这条路会很长哟,你要有心理准备。”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雪莱兴奋地点了点头,抱紧了格雷。

    朝阳斜斜地照着,驱散了黑暗与夜的冰冷。

    一切仿佛轮回一般,绝望过后,又是希望,又是新的开始。人生总有起伏,关键是,不要放弃,不是吗?

    能击败自己的,只有自己。至少格雷是这么认为的。

    ……

    此时此刻,同样面临绝望与希望交替的,还有其他许多人。例如我们《骑士成材指南》的作者大人。

    疯狂了一夜的狮王都还在疯狂,雀跃的居民们的呼喊声,落到作者大人的耳中,就好像恶魔的呢喃一般。

    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看着厚厚的一叠稿子,他欲哭无泪。

    “该死,我应该怎么办?圣骑士现在名声这么臭,他的书肯定不会有人买了。说不定卖他的书还会被打……想跟国王拿尾款肯定也不行了。我白写了一本书了吗?”他猛地抓头皮,原本就蓬乱的头发更蓬乱了。

    “等等!或许我可以这样,把圣骑士丑化!反正是巫妖骑士的故事,只要我修改一下就行了!”灵光一闪,作者兴奋得尖叫了:“我把圣骑士的事迹一件一件地都穿插进去,变成一本暗示圣骑士是巫妖的小说!这样读者肯定会买账,说不定我还能拿一两个奖,国王也会愿意付尾款了!哈哈哈哈哈,我真是个天才!一定可以暴卖的!一定可以!”

    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作者的奸笑声,无良作者又是开始创作了。

    ……

    当然,也有人的绝望真的是绝望,例如国王陛下。

    国库的大门缓缓打开,班尼迪克二世目瞪口呆地看着空荡荡的库房。哦,还不算太空,毕竟还剩下两根金条。不过,也就两根了。

    “我的钱呢?我的钱都去哪里了?”

    “陛下,您的钱,都让圣骑士发给穷人了。”

    “才几个月,他就把我夏普家族几百年的积蓄发完了?”

    “虽然我不愿意这么说,不过陛下,很遗憾,是的,就是如此。不过您别担心,我们还有庞大的财政盈余,可惜您已经答应把每个月的财政盈余也发给穷人了。”

    班尼迪克二世一步步后退,那表情都有点恍惚了。

    “不怕,我们还有王室的土地,有地租!我可以用地租征集军队!到时候,想怎么改政令还不是我说了算?”

    “可是……陛下。”宫廷总管尴尬地说道:“王室的土地也全部被圣骑士发放给穷人了。”

    “那我现在还有什么?”

    “额……还有狮王宫?或许我们可以把狮王宫变成旅馆或者景点?”

    “啪”的一声,班尼迪克二世一巴掌甩在宫廷总管脸上:“滚——!”

    ……

    无论如何,总之事情就这样了。

    10754年6月,格雷抵达地面世界刚好一年,以白城集团的撤离为标志,以撒结束了短暂的圣骑士时代,重归王权。教廷的危机也似乎一下解除了。

    当然,只是似乎而已。

    历史的浪涛滚滚而来,带着喧嚣,带着嘲弄。

    圣骑士格雷在成长,神圣的种子已经发芽。而这对同样象征神圣的教廷来说,也许比邪恶更加可怕。

    新的危机,已经悄悄来临。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