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五十六回 王高塔下问奇宝 弥勒殿中怜灾民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三月的大地寒意依在,偶尔看见了阳坡有几点绿色,太小儿显得格外高兴。师徒三人刚刚摆脱了一场纠缠,心情豁然畅爽,北去的路上,脚步也加紧了。

    连日地赶路,这一天,到了五柳村,远远看见村子里冷冷清清,没有人迹。

    “哪来的一股烧纸味儿?”三旺向迎风的方向看去,远处的林子里,隐约有几座坟茔。是那里升起的烟气。

    “原来有人上坟。这是清明到了。”

    “什么是清明?”太小儿下了地面,回头问来。

    “这是对死人祭奠的日子。”

    “我知道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对对,就是这个。但是现在是清明时节没下雨,路上行人也断魂。”

    太小儿说:“你怎么把诗给改了啊?”

    “我这是不下雨的诗。”

    “那酒家有么?牧童在哪呢。”

    “在那。”三旺往村口一指,原来有一个老人带着两个孩子在放风筝。

    “老鹰!”太小儿指着天上喊,“你说的不是牧童,是牧爷爷在放老鹰。”

    “对,你说对了。”那不是牧童是牧叟放的老鹰风筝。你没见过吗?”

    太小儿没见过风筝,便不知道三旺说的放风筝是什么意思,问道:“那天上的是老鹰,怎么怎么和我见过的老鹰有点儿不一样啊?”

    “那是假的,是人做的风筝,放到天上,就是这个样子。你没看见那小孩子拽着一根线绳吗?其实我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大风筝。快走吧,师傅都过去了。”

    太小儿没有动,仰头看着风筝道:“人做的老鹰怎么怎么,也能飞上天呢,它也吃人么?”

    “它是纸糊的,哪能吃人?风筝风筝,就是靠风才能飞呢,没有风它就掉下来了。”

    “那怎么有一只大狼,白光亮亮的。”

    “什么大狼,我怎么没看见?”三旺看太小儿,见太小儿的眼神还是冲着天上看,笑道,“天上哪有白光大狼,你把我吓一跳。”

    “你不用看了,那是狼仙。你看不见。”

    太小儿再看天上,黑鹰背上的白狼已经不见了。却留下了一道明晃晃的白光,向西北方向去了。三旺看太小儿眼神发直,说道:“别寻思了,走吧。你要是喜欢风筝,有机会我也给你做一个。”三旺催来,一把将太小儿抱起,向宏正追去。

    宏正打听柳家三爷,来到牧鹰老人面前。

    “你找他干什么?”老汉迎向了宏正。

    “我带来了他两个侄孙女的消息。”

    “我就是。他们不是有人引领出家了吗?”

    “你那两个侄孙女被白莲教骗到了诸城,被官府救下了。现在他们自去投道观,我派人保护他们,他们不会有事的。”

    “好,多谢道长了。”老人说,“好歹她们躲避了瘟疫,能活着就好。只是你们来的不是时候,老汉我只能言谢相待了。”

    宏正眉头一皱,不知老汉何意。

    “闹瘟疫呀,道长不知道吗?”柳三爷摇着头说,“瘟疫之年,几年便来一次,我们这一家子人,死的就剩下孙子这一辈儿的几个人了。”

    三旺老远听到了老汉的话音儿,拽住了太小儿说:“得,咱们别靠近了,有瘟疫。”

    “呀,我知道,瘟疫就是死人。”

    “咱们赶上了清明,偏偏又赶上了瘟疫,怪不得这村子没有个人迹。刚才还说呢,清明时节雨未临,路上行人仍断魂。咱们改的没错。”

    “那是不是,借问村民何故走,他乡或可避瘟神。”

    “好,你这两句改的好。可是这里真的有瘟疫,不好玩儿了。咱们也该远走他乡。”

    宏正与柳三爷告辞,回头看三旺和太小儿停步不前,也转了回来。

    为避瘟疫,宏正绕行,离开了五柳村。一路北去,考察疫情,防病治病。这一日,到了寿光地界。大地上,春风徐徐,正是新绿泛野之时。放眼望去,柳絮狂舞,桃花斗艳,幽燕高飞,彩蝶翩翩,宏正一行人,脚不停步地赶路。

    一片茂密的树林,把大地遮掩的好像处处都有神秘。穿过树林,眼前的视野忽然开阔了,一座寺院,近在眼前,一座高高的佛塔,映衬在碧蓝的天空里,被夕阳都金辉映照,便如金塔一般。这让见过许多佛塔的宏正心里也一阵惊喜,他加快了脚步。

    三旺道:“师傅,这塔你也没见过吗?”

    “听说过,但没来过。”

    “既然如此难得,咱们也都累了,这寺院里能容咱们住下吗?”

    宏正道:“我也想到了。你看这寺院的规模,就是在西域也不多见。正应该访查观赏一番”

    三旺对太小儿道:“太小儿,你也见识了。这好大的寺院,和尚也不少,宫殿也不孬。咱们没进京城,先在这看见了皇宫的景象了。”太小儿骑在三旺的肩头,听三旺一说“京城皇宫”,突然问道:“我妈妈是不是在这?”

    三旺笑道:“看你,一提京城你就想找妈妈。现在可有点儿早,这也不是你找妈妈的地方。”

    三旺和太小儿说着话,脚下已经走进了寺院。

    寺院里的和尚走来走去,似乎很忙碌。一个和尚看见宏正三人进了寺院,迎上来问道:“三位施主是来祈福禳灾的吗?”

    宏正合手道:“贫道去京城,路过此地,特来看看,别无它意。”

    “我们寺里很忙,道长没什么事,随意看看便了。”说完,转身要走。三旺喊住道:“小师傅且慢,你们这是什么寺院,寺里都在忙什么呢?”

    和尚听三旺这么说,重新看了看宏正一行人,问道:“听你们口音,果然是远道来的。我们这里,远近有名,若是本地人,岂有不知。这是慈化寺。”

    “我们是进京路过这里的。一路上没听说这里还有座寺庙,这真是巧遇。”

    和尚道:“这里经常有游方的高人路过,只是今年,这里瘟疫流行,越来越甚,各位虽然远来,也该知道一二,我们这寺院里,已经住满了患者,我们为他们祈福禳灾,给他们治病,还要到各村去巡诊,甚是繁忙。”

    宏正本来兴奋的心情,被和尚一说,又纠结了起来。

    “你们忙吧,我们随意看看。”

    和尚没有走,指向两个大殿说:“你们拜菩萨去那,拜塔就往里走。”

    太小儿指着几棵树问道:“那是什么树?”

    原来,寺院里有几棵梧桐树。太小儿看了树形叶状,有些好奇。

    和尚看三旺背上还有个小儿,更觉好奇,转回身来惊讶道:“这还有个小童儿,还能说话,好奇特。那是梧桐树,你没见过吧?”

    太小儿一听,探出手攀在了树枝上,摘了一片叶,跳到了地上,捧着树叶在手中把玩。

    和尚说:“这只是几棵小树呢,你没看见最高的树有五七丈高,树干也直挺挺的,它在我们寺庙里也算是极好的观赏树了。这梧桐树生长快,木材适合制作乐器,树皮能造纸,还能搓绳子,你看那种子既可以吃,还能榨油,更能入药。”

    “我知道。”太小儿喊到。

    三旺问道:“你知道什么?”

    “你看那种子,就像药丸子。”

    和尚说:“像不行,它是药,包括你拿的树叶,都能治病。”

    太小儿眨巴几下眼睛,从树叶上揪了一小片儿塞进嘴里,用两颗门牙嗑了几下。“没有什么感觉啊。”

    和尚道:“你不用费劲儿啦,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这树的根皮、茎、叶、花、果和种子均可药用,治腹泻、疝气、须发早白,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你们来我们慈化寺,别的不行,求医治病,还是不白来的。我还有事,你们就自便吧。”

    和尚说完,往僧房走去。

    三旺问:“师傅,不是说有梧桐树的地方就有凤凰吗?”

    “有凤凰吗?”太小儿也问。

    宏正看了看太小儿,神秘地一笑,说道:“凤凰是神鸟。他不轻易落下来。但这都是传说。古代传说中,凤凰非梧桐不栖,无梧桐不落,这在远古时是真的,现在凤凰没有了,空留梧桐树却无栖客来,也只是空有这般风景了。”

    太小儿抬头看了看天空,天上只飘着几朵云彩。太小儿又问三旺道:“凤凰是什么样的?”

    “我也是听说,说凤凰共有五类,分别是赤色的朱雀、青色的青鸾、黄色的鹓鶵、白色的鸿鹄和紫色的鸑鷟。”

    太小儿摇头道:“记不住记不住。就说凤凰就行了。”

    “什么也别说了,师傅走了,快跟上。”

    宏正前行,不看三重大殿,径向后园佛塔。

    太小儿脚下蹈步,过了天王殿,突然攀上了三旺的肩头,把头扭转回来,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天王殿。

    “你看什么呢?”三旺发现太小儿的眼神有点僵直了,停下了脚步。

    “天王殿。”

    “天王殿怎么了?等会儿回来再看。你也不看看前面,前面更漂亮呢,这么漂亮的佛塔。真是远看虚虚,近见实实。”

    太小儿也转过身来,仰头看塔。

    三旺说:“太小儿,你见过这么高的大塔吗?有二十丈也过去了。”

    “二十丈是多高啊?”

    “得,算我白说。你想问,我还想问呢。那有个和尚,咱们去问问他。”三旺走到了塔下,见塔下一个小和尚在干活。

    “小师傅,这么高的塔,有什么典故吗?”

    三旺问话,小和尚扭头看来,应道:“阿弥陀佛。回施主的话,这塔叫王高塔。”和尚放下手里的活儿,直起身来又说道:“这塔是后建的,寺院可是早就有了的。施主问典故倒是挺多,这寺里的宝贝就有三件。”

    “什么宝?什么宝?”太小儿问来。

    和尚看见了太小儿,惊喜地说:“哎呀,这又来一宝,还是个活宝,这可有典故了,唤做一宝探三宝啊。你们是哪里来的?不是天上神仙的小婴儿下凡吧?”

    太小儿追问道“你说说,哪三宝?”

    和尚“嘿嘿”一笑,说道:“回仙童的话,这三宝就是透龙碑、灵芝草、玛瑙狮子夜光耀。”

    “什么什么?有故事么,你说说。”

    和尚道:“这寺里常年香火兴旺,善男信女前来朝拜者甚多,四季香火不断。有的游客就是来寺里看一看透龙碑和玛瑙狮子。透龙碑,每遇阴雨天气,透过水面,碑面便隐现一龙,上下游动,故名透龙碑,这是一宝。寺里面还有一庙,庙前有石狮一对,分列庙门左右,玛瑙的石料,光影怪烁,异彩夺目,夜间荧光四射,光色十分悦目,这是二宝。慈化寺有此二宝,便可威震一方,享万民朝拜。”

    三旺道:“这话说的,怎么像进了皇宫的感觉了。”

    和尚道:“施主莫怪,贫僧也是口无遮拦。”

    太小儿喊道:“讲故事就行。”

    和尚一笑,对太小儿说:“那我就讲了,有什么不对,你这小仙童可要保佑我啊。”

    “行。你说吧。”太小儿不假思索地应了。

    三旺推了一把太小儿,附耳低语道:“你真把自己当神仙啦?”

    太小儿呲出了两颗门牙一笑说:“别打岔,听故事。”

    和尚不知三旺和太小儿说什么,只把那故事说了出来。

    “这寺里早年曾经有一位方丈,就在这塔下的草丛里,发现了几棵灵芝。方丈也懂医术,便经常用灵芝医好村民的疑难病症,药到病除。时间久了,周边的人们都知道了慈化寺有灵芝镇寺。所以,这寺庙治病救人便有了名气,遇上瘟疫流行,就有灾民投奔,现在我们这里就是最忙的时候了。”

    宏正看过了宝塔,也走了过来,听和尚说忙,问道:“忙倒是无所谓,只要不死人就好。我看你们都在忙,是不是各个大殿里都住了灾民?”

    “何止住,那是住满了。”

    “既然有三宝镇寺,你们能保证不死人吗?”

    和尚道:“只要来到这里没断气,好像还没有死了的。”

    “这果然奇怪。就说这灵芝,也不是这平原可见的,现在的瘟灾,能不死人,看来果然是有特别之处。”

    太小儿说:“师傅,是不是有灵芝仙子呀?”

    宏正道:“别人问这话很正常,你就用不着问了。”

    三旺灵机一动,又附耳低语道:“师傅说的意思是,有没有仙子,你一看就知道。”

    太小儿说:“刚才一说到灵芝,我就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是不是就是它?”

    宏正道:“行啦,你们别缠着人家啦,人家忙着治病救人呢,咱们也到处走走看看,有需要,咱们也好帮忙。”

    和尚招呼一声自去了。

    看过佛塔,宏正向三重宝殿走去。三旺看太小儿又把眼睛看向了天王殿。

    “太小儿,你又看天王殿,刚才不是说看见了弥勒菩萨了吗?到底有没有啊?”

    “好像弥勒菩萨在那呢。”

    宏正知道太小儿感应灵敏,他向天王殿看去,正看见刚才的小和尚,指引着一个老和尚,向这边走来。宏正知道,这一定是慈化寺的住持。

    老僧来到宏正面前,二人互致问候,宏正说明来意。老住持道:“道人前来探寺,老衲不敢怠慢。只是今年不同往年,瘟疫流行,寺里僧人都忙着治病救人,冷淡了各位。”

    “我们路过此地,巧遇慈化寺,也是没想到。并非专程而来。”

    你们是远客,本寺应该关照,要不是闹瘟疫,现在正准备四月初八的大庙会。”

    “四月初八是什么日子?”三旺问。

    住持道:“那是如来佛诞辰日。”

    三旺问道:“那能怎样?很热闹吗?”

    “这当然。每年这里的庙会非常热闹,不用说买卖的热闹,就是戏班子唱大戏,也要五天呢,比过年都热闹。今年有了瘟疫,恐怕这热闹就没了。”

    三旺看太小儿眼巴巴地看着老住持,知道他对热闹感兴趣儿,说道:“完了,没热闹了。”三旺忽然压低声音道:“太小儿,寺庙没有热闹,你有热闹也行啊。”

    太小儿听了三旺的话,脸上露出了微笑,他指着天王殿,问三旺道:“你说这大殿这么这么大,你知道里面都有谁呀?”

    原来,太小儿一进了慈化寺,就看见了佛影在天王殿前后时隐时现,他动了动灵犀,知道弥勒菩萨就在里面。

    三旺哪里知道,直摆手道:“你问我那就是白问了。我能知道么?”

    “你真是个大不明白。”太小儿说,“天王殿里就是弥勒佛呗。”

    “那是供起来的雕像。你刚才不是说有感觉吗?现在就在这儿了,你感觉感觉吧。”

    “这殿里面肯定是弥勒佛。现在我就有感觉。”太小儿说完,倒着碎步,便往大殿里跑去。

    三旺一听太小儿的话,心想:前番几次说到了弥勒,我都不曾看见,有了真神,我也练练眼睛,万一开了天眼,我在寺庙里,也稳稳当当地看看菩萨到底长的什么样。想到这,抬腿便向太小儿追去。

    太小儿蹈步快跑,进了天王殿,果然看见弥勒佛坐在殿上。太小儿一高兴,忘了打招呼,上前就问道:“菩萨,菩萨。你怎么怎么,又到这儿来了?”

    菩萨正查看瘟疫灾情,听是太小儿的声音,扭过头来笑道:“噢,太小儿。我说过,佛是无处不在的。你们这一路走来,赶上了未来神主,现在又赶上了瘟疫,人间有难佛必到。你来了,我也来了。咱们当然就见面啦。”

    “太好了,我和师傅一路走来,给人治病,可费劲儿了呢。现在有了你,瘟疫肯定肯定就能被你打跑了。”

    弥勒苦笑道:“你这太小儿,还是说孩子话,谁来也要认真对待瘟疫啊。病人也需一个一个的治。菩萨也一样要面对麻烦的。这和你师傅给人治病一样。”

    “你有佛法,金光一照,不就是什么麻烦都没有了吗?”

    菩萨笑道:“这可不比对待善心的教民那么简单,白莲教带来的灾难,那是人为的。现在的灾难是天然与人相结合的麻烦。你也该听说过吧,有句话叫做“天人合一”,这瘟疫流传开了,无法控制了,这就是天灾的“天人合一”,这是最难解除的。你来这里,才是刚刚接触,你们这一路进京城,麻烦的事还在后头呢。”

    太小儿眨巴几下眼睛,忽然说:“我不怕,你不是说了么,处处都有佛在,和菩萨在一起,菩萨不会不管我的,我什么都不怕。”

    菩萨笑道:“你怎么这么明白。我说过了,你们走这一程,既是为了道家,也为了佛家,即是为了更多的华人,还有一条就是为了佛教开拓广域,为了冥界无归的华人众魂,你和你师父打通了一条畅通大明之路,佛家再有法力,也没有这般地功德,这是要靠人来做的。所以你要记住了,佛也不是万能的。你和你师傅的功绩,是三教自身无法做到的,它能给中国带来光明,也就能给天下树立表帅,可谓功德无量。”

    太小儿一听这话,浑身的痒痒肉都酥了,端肩缩颈,脸上显出一副得意的样子。

    “佛家要感谢你们,我更要感谢你们。”菩萨说,“上千年了,外教和瘟疫一样,会经常出现的。只要有机可乘,他们总是有人打着我的旗号。你们现在把未来神主给挫败了。我省去了多少担心。如若不然,到最后,他们各得其所散去了,污秽不堪的骂名,都扣在了我的头上。你们弘扬三教,咱们在西域的时候就说过,唐僧当初到西天取经,真是中国人有眼力,但那取的是使人灵魂升天的真经。只可惜各国就没有唐三藏这样的智贤之人到中国取经?中国的儒经才是本分做人的真经。中国有了儒经,才有了信佛修道的根本,这就像种地一样,沃土好种田。所以,西域缺少儒教影响的各教,往往被个别人利用来,到最后也与佛道理念被道而驰,大多都成了魔教。你们这一路也应该看到了,没有儒教,人们的目光短浅,容易受骗上当。别有用心的人,比如未来神主,他把人心搅乱,连朝廷也拿他没有办法。”

    “他被抓起来了,就不用怕了。”

    “他的影响并没有抓起来。白莲教就是经历了几次合久而分,分久而合。所以,办了一个神主,也只是能使他的教徒们收敛一下。我说这些,有些话你听不懂,你要和你师父说。将来把这些话带进皇宫更好,这能影响大明的江山社稷。”

    “菩萨的话,贫道一定带到。”

    太小儿听是师傅的声音,扭头一看,师傅也已经站在了菩萨的面前。

    “师父,你也听到了么?”

    不等宏正说,菩萨笑道:“你师父早就来了,所以我和你说了那么多话,你听懂了,同时也是给你师父听的。”

    菩萨转向了宏正说话。太小儿听的多了,与己无关,便没了耐心。他看三旺在师傅身后,也没有听,只是拿眼睛东张西望地看,尽在咫尺的菩萨,他却不看一眼。

    “三哥哥,你怎么怎么,菩萨说话呢,你怎么不看菩萨了呢。”三旺仰头看了看弥勒塑像,说道:“我看见了,你和师傅都和菩萨说话,那菩萨也是泥塑的,我也纳闷儿了,你们说的还挺耐心。”

    “我可告诉你了。弥勒佛就在这呢,你看不见,是你不能把握机会,那就别怪我了。”

    三旺一听,认真起来,运了运气,使了使劲儿。太小儿又提示道:“你看不见,使劲儿听也行。菩萨还在说话呢。”

    弥勒难得与宏正见上一面,说道:“我在诸城,有几次机会,都是和太小儿会面的,现在终于和道长见面了。”

    宏正道:“其实与未来神主斗法,我也看见菩萨了。”

    菩萨说:“我来时,对众多佛子说过,不肃清以我名义行教的伪佛徒,我誓不回天。没想到,你们来的顺利,干的爽快。将这未来神主一举就给拿获了,我也达到目的了,所以才到了这里。”

    太小儿让三旺使劲儿听,三旺迷蒙,他却听见了弥勒佛的话,问道:“那你怎么没回天上啊?”

    弥勒笑道:“现在瘟疫遍地,有求者也遍地,我不能有求不应,如果你想上佛天,我说过的,我带你去,可是现在不行。”

    “我也不行,我还要找妈妈呢。”

    “想上佛天的人太多了,很难得的,有我,你随时都能来,我带你去。你要是找到妈妈了,就能去么?”

    “能。”

    太小儿答应弥勒佛去佛天,这把宏正吓了一跳,心想:这话怎么能随口答应?他刚要插话,却听太小儿说道:“我还带我妈妈一起去,玩儿几天都行。”

    宏正听了笑道:“太小儿好玩儿,将来有机会的话,跟着菩萨去佛天玩儿,也可散散心。”

    “我还要让妈妈散散心。”太小儿说。

    “你说的好。”弥勒笑道,“这就是儒家和道家的根基,太小儿才有如此善念,才有这般善行。”

    宏正说:“未来的中国,也不能少了佛教。我这次能进北京,要是见了皇上,一定说明利害。”

    菩萨道:“你们想见到皇上可难。”

    太小儿突然问道:“那比我找妈妈都难么?”

    菩萨道:“你找妈妈是很平常的事,可是与君王打交道,一句话就可能送了性命。”弥勒突然停住了,他一转头,对宏正说:“你看我这大殿里,也有性命难保的。”

    宏正看了看清冷的大殿,也有几个灾民蜷缩在角落里。

    弥勒道:“这里就有一个患者,危在旦夕。宏正道长出手不凡,也最讲辨正,也来的正是时候,就请道长给诊看诊看。”

    宏正也一心想为众病患排忧解难,弥勒一说,他便满口答应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