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105 再等等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去水波遗迹游玩了一天,房小明稍稍有点失望。

    水波遗迹当真就只是一个景点而已,什么残留都没有,各种奇葩的建筑残骸统统都是后造的。

    小苔米倒是开心坏了,水波遗迹内的游玩设施多数比较温和,哪怕是小孩也能上去坐坐。

    二哈反而有些不高兴,毕竟它的外形是条狗,狗可是不允许乘坐游乐设施的。

    好在有冷山青梅做诱饵,二哈再不高兴,也没撒丫子乱跑,还算听话。

    等到房小明带着二哈与小苔米回到飞空艇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尤拉女士显得有点睡眠不足,眼睑的下方微微有点青肿,像是用眼过度。

    但从她的淡淡的表情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房小明稍稍有点心虚,他这边带着小孩出去玩闹了,丢下老奶奶一个人在这边做针线活,貌似有点不太人道。

    不过一想到尤拉女士所能做的事情,自己恐怕根本做不来,而且这一切都是为了小苔米,那一丢丢的心虚顿时就不见了。

    揉了揉太阳穴,尤拉女士拿着水杯,一边喝水一边用稍显沙哑的声音说道,“房明先生……您的嘱咐我已经连夜完成了,您需要检查一下吗?”

    房小明顿时摇了摇头,“小苔米的身材尤拉女士您很清楚,若您都做得不合身,那换一个人来做,那就更不合身了,我看就不用检查了。”

    尤拉听到这话不由怔了怔,神情微微放松,嘴角牵扯出一点点弧度,“是吗?那就谢谢房明先生的信任了。”

    房小明扬扬手,然后将躲在他身后的小苔米给拉了过来。

    “这??”尤拉女士眉毛不由跳了跳。

    “唔……抱歉尤拉……小苔米与狗子玩得比较疯,虽然昨天晚上洗过澡了,但上午她起来得很早,又去玩了一圈。”房小明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

    小苔米低垂着眼眸,不敢看尤拉女士的表情,一双小手纠结在一起微微颤抖,能明显看出来她此时有多紧张。

    但再低眉顺眼,也没法掩饰小苔米身上乱七八糟的泥土污痕。

    原本干干净净的小孩,此时看着简直就像是个泥猴子。

    尤拉女士顿时气笑了,“小苔米,你还真是解放了啊。”

    一把拉住小孩,伸手就向屁[]股拍去,只是最终没忍心下重手,打得不轻不重。

    吓唬了一会小孩,尤拉女士就拉着小苔米去洗澡了。

    房小明笑着摇摇头,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二哈摇着尾巴,晃晃悠悠的跟在他身后,他瞥了狗子一眼,不由有点好笑,二哈这是迫不及待想要吃冷山青梅呢,可惜催熟也得三四天的时间,短时间内狗子甭想吃到了。

    。。。

    浩瀚的誓约之海,天光的照射之下一片银白,看不到尽头。

    光芒耀眼,又震撼人心。

    高大的身影站在海边眺望远方。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名稍显矮壮的身影,赤膊着上身,下身只用一片兽皮围着,毛发浓密,身体上刺着密密麻麻的图纹。

    那是一名兽人,皮肤棕黑,胳膊上箍着一道铁黑色的金属圈,黑发类似脏辫,却又带着几分尖锐,由于长时间没有修剪,已经拖到了兽人的腰际。

    事实上兽人的身高其实并不算矮,只是站在高个的边上一对比,就有了落差。

    粗壮的身体在白色的沙滩的映衬下,稍显刺眼。

    虬结的肌肉上凸起的血管,没有丝毫的美感,常人见了只会畏惧。

    一般兽人中,这么豪放的也不多见,大多数兽人都与人类没太大差别,也是有着羞耻心的。

    只有少数兽人,为了贴合兽神,硬是弄出了野性教系,算是兽神宗庭的细小分支。

    野性教系的兽人,不喜穿衣,不喜武器,对于他们而言,他们的最强武器就是他们的身体与拳头。

    并且大多数的野性教系的兽人,与兽神一样,荤素不忌。

    虽然达不到兽神那种奇葩的高度,但也足以让弱小的种族战战兢兢。

    不过奇怪的是,野性教系的兽人,极少会找上克拉族,似乎有种莫名的默契。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怪事,因为克拉族信仰的五色神,导致这个种族对于自身的情绪控制极为恐怖,甚至能切断自身的全部感情波动,变得犹如机械一般。

    兽人再没下限,对机器也难发[]情,所以这两个种族极少会发生不正当关系。

    彼此没有利害关系,正因为如此,两种族倒是偶尔会加以合作。

    “阿贝·克格思……好吧,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接下来呢?”

    兽人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身后的冷山,就只有脚下细腻的白色砂砾,以及面前散发着银光的誓约之海。

    虽然景色极美,却也荒凉得让人发毛,兽人虽然无所畏惧,但也有些烦躁,不由向身边的大个问道。

    赤脚踩着苍白海滩的砂砾,感受着死亡带来的细腻,克格思轻轻的笑了笑,“桑迪·巴伦,你知道吗?誓约之海的味道很美妙。”

    “但是来到这里的人,却很少敢喝誓约之海中的水。”

    “因为只要口腔中……哪怕只是再微小的创口,誓约之海的水,也能侵染进去,将生命彻底抽干,然后回归大海。”

    “那么巴伦,你想尝尝海水的味道吗?”克格思保持着微笑,淡淡的说道。

    巴伦明显对克格思的这番做派不满,“你在说什么胡话呢?难道职业者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就算是弱小的人类,只要成为骑士,对肉身控制力也足以让他们注意到身体上的任何伤口,你说的敢不敢有点无聊。”

    克格思脸上的微笑依旧,“你可真是一点都不风趣。”

    “风趣是什么?能吃吗?”巴伦摇头,“你别说这些玄乎的了,就说接下来该怎么做吧。”

    克格思看向面前的银光大海,“等到天黑,然后喝下一大口誓约之海的海水,用力量将其锁在体内,再从海面上走过。”

    “你说得不是蛮清楚的嘛,说那些绕绕我也不都懂。”巴伦咧嘴一笑。

    不懂?不懂你会跟着我来?克格思本想反唇相讥,却又忍住。

    现在还不是闹翻的时候。

    再等等。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