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六十一章 秋蝉中毒了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李峰手持沙漠之鹰,化身无敌枪神,纵是不惧生死的死士,此时也有了一丝心悸,妖法,这绝对是妖法!枪声如同崩雷,长空猎猎。死士们对视一眼,纷纷朝李峰杀过去。

    鹰罗二人刚想抽身而上,李峰大喝一声:“别过来,放着我来!”

    死士前赴后继,源源不绝,本来还是发散的,聚到一起后更好瞄准了,再加上李峰腿法干脆利落,一脚踹飞一个,补上几枪,很快,上百个死士全部倒地而亡!

    血腥味蔓延了整个街道。

    “呕!呕!”看着修罗炼狱般的场景,皇后大口呕吐起来。

    紧接着白渊晨和张悦也开始呕吐起来。

    皇上脸色发白,但还是强忍住呕吐的感觉,冲李峰道:“李卿家,没想到你救了朕!如果没有你,朕今天在劫难逃了。”

    李峰拿着沙漠之鹰,双手抱着卫秋蝉:“皇上,这里就交给你们善后了,我带秋蝉去医舍!”

    “嗯,你快去吧!”皇上不住点头。

    “等等,我也去,我也去!”白渊晨和张悦齐声说道。

    说话间两人跟了上去,这时,张虎带着一队卫兵姗姗来迟。

    “二弟,出什么事了?这里,怎么会?”

    “大哥,没时间解释了,皇上在那边,你去处理,马借给我,我去医舍。”

    李峰翻身上马,怀抱着卫秋蝉,向医舍疾驰而去。他暗自庆幸,还好苏玲珑回布店给乞丐设计衣服去了,否则要是被她看到这样血腥的一幕,保不住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这个年头,又没有心理医生,得了这种病,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等等我们啊!”白渊晨和张悦一边呕吐一边喊道。

    “你们两个就别过去添乱了!”张虎沉喝一声,疾步上前。

    “臣张虎,见过皇上万岁,娘娘千岁!”他不顾血泊,伏身拜道。

    “哼,张虎,你可知罪!”确认安全后的皇上心里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气,没想到堂堂庐州府,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行大逆不道之事,而作为庐州府的总兵,竟然被人蒙在鼓里,没有收到一点风吹草动!

    “臣罪该万死!”张虎磕头道。

    另外一边,张悦看着发怒的皇上,心中颤栗道:“渊晨,皇上不会杀我爹头吧!”

    “我,我也不知道……谁知道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白渊晨握住张悦冰冷的手掌:“放心吧,我一定会帮岳父求情的。”

    皇上深吸一口气,张家一门忠烈,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如果张虎不选择激流勇退的话,估计现在都能坐到兵部尚书的位置了。皇家,亏钱张家的实在太多。

    冷静下来想想,今天这事,也不能全怪张虎,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太放松警惕,皇后都提醒过他先去找张虎,但是他偏偏不听。

    但皇上岂会自己打自己脸,他冷声道:“限你一个月内,将幕后指使之人揪出来,否则,满门发配,永世不得再入朝廷!”说完,他大手一挥,在鹰罗二人的护卫下带着皇后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臣领旨!”张虎再次叩头。

    待皇上走远后,他才缓缓起身,双目赤红,全身散发出恐怖的铁血之气。

    “全府封禁,给我搜!”

    “是,大人!”

    张虎仰望苍穹,他没有料到皇上会突然来庐州府,他没有收到一点消息,这件事完全超出他的掌控范围,但事已至此,除了揪出幕后之人,没有其他办法了。皇上说的并不是庐州府这个张家,而是全部的、包括京城的张家!

    必须揪出来,必须!张虎在心中暗暗发誓。

    皇上随白渊晨回到王府,再好的美景,再好的侍女,他都没有空去欣赏,一边走他一边冷声道:“下令百骑卫彻查此事,朕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吃了天王豹子胆,敢对朕动手!”

    鹰罗二人神色凝重,刚刚在搏斗中,他们身上也留下了几处刀伤,还没来得及处理伤口。

    “皇上,要不我们回宫吧……外边太危险了……”皇后哀求道,她脸上妩媚之色尽去,留下的仅仅是劫后余生的狼狈。

    生命和玩乐哪个更重要,有脑子的都会选择第一个吧!

    皇上坐在兰香园正院的大厅中,脸色阴沉的快要滴水。

    “现在还不能回去!”皇上摆手,打断了皇后的哀求。

    他知道,现在外边风声鹤唳,最可怕的就是敌人的反扑,所谓哀兵必败,就是这个道理。

    ……

    李峰下马,抱着卫秋蝉直奔医舍。

    “快让开,让开!”李峰撞开前面的人,一路冲上前去。

    “秦神医,快出来救人啊!”李峰嚷嚷道。

    秦时茂起身看到李峰后,本来皱着的眉头忽然松开了,他领着李峰向内室走去:“爵爷,这边请。”

    路人指指点点:“那不是超级网吧的老板吗?怎么突然插队,这不符合规矩吧!”

    秦衡拍了拍桌子:“要看病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

    众人嘀咕两句,拥挤着向前走去。

    内室有二十几平米,茶桌,床铺,药箱,衣柜……柜子上摆着一盆兰花,窗户开着,外边有一汪水潭。

    “爵爷,把人平躺在床上。”秦时茂简单收拾一下床铺,让李峰把人放上去。

    李峰将卫秋蝉平躺放好,卫秋蝉此时嘴唇已经开始发紫,让人瘆得慌。

    秦时茂检查一下伤口,然后把了把脉,摇头道:“伤口为利器所伤,是过山标的毒,你一路颠簸,毒已进入心脉,已经没救了。如果中毒之时,有人把毒吸出来就没事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