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222章 恶灵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唐鲤心里不知是个啥滋味,完全愣在了原地。她不知道林夕怎么会摆放四象石雕,水伯一改先前的严肃和古板,兴奋道:“原来这四个石雕还真的又大用!“

    元初道“林夕似乎又学了不少东西!“

    唐鲤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妈妈,林夕姨是召唤师,她什么时候会的四象风水,这一点你不觉得奇怪吗?”

    唐鲤看了一眼站在一旁莫不做声的苏禾,继续道:“说不定是她身边的僚仲,这个上古大妖比之前樱之还要厉害三分,会点风水算什么?”

    元初道:“不过,四象石雕只能保证村子相安无事,却不能改善村子的气运。”

    知道林夕没事,唐鲤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她就想到几个一直被她困扰的问题,就是青狐红煞以及那个深邃的山洞,还有原木搭建的祭坛都没办法解释。

    元初安慰道:“看来蟹先生说的没错,林夕的确是往北方去了,但我想,这次应该只是一个巧合,现在我们最需要做的是找出残袍与陈玄,如今操控青狐红煞的可是残袍,他有数不清的手段,总能抓住一线生机,并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唐鲤叹息道:“这两货都不是省油的灯,希望老天爷开眼,叫他们双双殉情吧。“

    -

    当天中午的午饭很丰盛,别看水伯很古板,但要是投了脾气,他敢掏心掏肺的对你。一桌子饭菜荤素都有,山里的滋味儿很浓。所以唐鲤也没客气,就跟龙卷风一样,在桌子上就呼啸开了,最后吃了一个沟满壕平,便躺在床上打饱嗝。

    吃完午饭,养精蓄锐,一觉睡到了六点多,这时候天快黑了,唐鲤算了算日子,明天就要进腊月了,弄不好今年的春节真的是回不去了,唐鲤一个人正寻思呢,水伯又整好了一桌饭菜,感情在水伯家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然而没等大家动筷子,就听院子里出现了小孩子的哭声,哭的非常急,就跟疯了一样。

    水伯放下筷子,不紧不慢的说:“可能是孩子闹病了,我出去看看。“但是刚打开门,就见一个妇女抱着孩子进来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水伯,救命呀!“

    唐鲤见过带孩子看病的,但没见过这么邪乎的,怎么一进门就跪下了水伯更是错愕无比,似乎也没料到这一幕。只见抱孩子的妇女三十多岁的样子,可能因为皮肤较黑的缘故,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因为他怀里的孩子才一两岁而已。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憨厚的男人,还有一男一女,两位老人。这是一家子都到齐了,脸上写满了焦急,也有要下跪的趋势。再看那个孩子,他一边挣扎一边哭喊,几乎成了尖叫,小脸上泪水横流,憋的紫红,并且挣扎过程中,手上的指甲划破了妇女的衣服,甚至在皮肤上都留下了很多血痕。

    这到底得了什么病了,怎么疼成这样?

    水伯认识这一家子人,赶紧把女人给搀扶起来了:“怎么行这么大的礼,我水伯看病救人没这么多弯弯绕。”随后他开始询问孩子的病情,女人站起来,刚要说话,那孩子突然大叫一声,也不知哪儿来的劲头,一下挣脱了怀抱,就往地上摔去。虽说也就是一米多的高度,但一两岁的孩子也受不了了。水伯眼疾手快,一下腰就给抄在了怀里,那动作干脆利落,叫人眼睛一亮。

    唐鲤心下一愣,这水伯也是练家子,不然以他的岁数,反应不可能这么快。

    这一家子差点儿没吓死,女人哭喊着抢回了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眼泪就掉了下来。而这个孩子还在挣扎,几乎变成了歇斯底里,他甚至开始用牙咬这个妇女。

    唐鲤越看越不对劲,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孩子恐怕被狗咬了,得了狂犬病,不然的话,怎么会是这样的举动?

    水伯一脸严肃,低沉道:“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女人擦了擦眼泪,急声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午的时候还好好的,但一到了晚上就哭个不停,我以为他是肚子疼,但吃了点药还是不奇效,并且这孩子哭的邪乎,长这么大也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后来没办法了,我们就赶紧找水伯你看看。”

    水伯看着在妇女怀里挣扎,哭喊的孩子,眉心蹙了起来:“孩子太小,总这么哭,会有危险的。你们四个大人,帮我按住了他,我给他检查一下。“

    水伯先洗了洗手,叫大人把孩子放在床上,然后拿出了听诊器。这四个大人心疼孩子,不敢使劲按着,而孩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都哭不出声音了,跟哮喘一样,胸膛剧烈欺负。

    唐鲤心里咯噔一声,不会要出事吧。水伯赶紧用听诊器诊断了一下,然后又翻了翻孩子的眼皮,随后用拳头轻轻的敲打孩子的胸口,腹部。但是折腾了半天,他的脸上就就呈现出一种狐疑的表情,貌似再说,身体没有问题呀

    “水伯,我儿子到底怎么回事?,他快喘不上气了。“孩子爸问道。

    水伯咬碎了槽牙:“这孩子有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所有人都摇头。

    这时候,剧烈喘息的孩子又开始哭喊了,但这次特别凄厉,就跟有人用刀子割他的肉一样。

    四个大人慌了,水伯也慌了。苏禾却来了一句:“不像是生病,可能是.......“说着,他闭目念诵了一段咒语,等睁开眼睛,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样?“唐鲤问道

    苏禾道:“这孩子身上有恶灵。“

    唐鲤连忙道:“这么小的孩子,应该离不开大人,不会去远地方,如此说来,是他们家有恶灵。如果用传统的办法破,肯定治标不治本。”

    这时候孩子的哭喊声达到了一个尖锐的地步,所有人都害怕了,这么哭下去,会把人哭死的。

    此刻,抱着孩子就往外跑,那意思,赶紧去正规的医院,水伯治不了这毛病。

    苏禾突然把他们给拦住了,问了一句:“你们家,在村子的什么位置?“

    孩子爸本来就心急火燎,被问一个不相干的问题,顿时恼火:“让开。”

    苏禾却说:“孩子本身,没什么问题,你们家有恶灵,你告诉我具体方位,我事驱魔师。”

    孩子爸瞪大了双眼,回头又看了看她的媳妇儿。

    水伯突然转头对苏禾道:“小老弟,你确定吗?”

    苏禾点点头,水伯立即对孩子爸道:“老五,这几位都事异人,如果孩子真的是撞上恶灵了,你就是送到大医院也无济于事,这在耽误孩子。”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