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五十四回 诱捕鲸群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快!快!快...”夕阳余晖下,伴着纪泽的嘶声狼嚎,安海军卒们使出吃奶力气,或划桨或踏轮,驱使着两艘安海斗舰,拼了命的航往西北十来里的那座小小岛礁。可气的是,到了这般光景,纪某人仍未舍得断开锚索,丢下船尾那具泡在海水中的庞大鲸尸,那可是安海营付出巨大代价后,所得的唯一收获。

    然而,那些巨鲸的目标显然正是它们的那位同伴,自然也就成了拖着鲸尸的雪儿号。它们卷起滔天巨浪,争先恐后的奋起直追,对于被战时巨浪推到稍远处的枪鱼四号却是不闻不问。而随着双方距离拉近,巨鲸指向愈加明确,望台上的纪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群抹香鲸是为了夺回同伴,没准被捕的还是一条头鲸呢!纪泽心有所悟,目光一阵闪烁,旋即兴奋的高喝道:“传令下去,让枪鱼四号转航西南,自行躲避海兽,并伺机返回战场打捞落水者。雪儿号卸去撞角,加装船帆,桨手协助,全速逃往西北小岛,不必再管枪鱼四号!弟兄们加油,没准我等要有大收获了,届时本会长必有厚赏!”

    随着纪泽的命令,雪儿号的军卒们立即拼了命的忙活起来,笨重的撞角被直接拆卸抛弃,得便的附帆也被一面面装上,备用的所有船桨也被悉数抡起,速度则逐渐提升,至少比起枪鱼四号快上了一截。当然,枪鱼四号却已无需为速度纠结,因为远离雪儿号的它,业已没了巨鲸紧追不舍了。

    只是,雪儿号本就有个密封舱损坏进水,更还拖着巨鲸尸体,纵是速度有所提升,又岂是鲸鱼的对手。渐渐的,双方距离愈加接近,好在,小岛的轮廓也愈加清晰。

    “哇哇哇...”就在距离岛礁尚有里许的时候,抹香鲸们终于逼近了雪儿号,最快一头距离雪儿号仅有十丈之遥,此起彼伏的凄吼响彻每名军卒的耳畔。而它们所带起的惊涛骇浪,也令得雪儿号大幅颠簸起来。

    “松开缆绳!”纪泽大吼一声,立有军卒解开本被收起的缆绳。

    随着盘起的缆绳飞速散开,鲸尸没了拖拽之力,顿时速度大减,停在海中渐渐下沉。而紧追不舍的鲸鱼群也随之减速,大多围绕着鲸尸扑腾,只有几头稍停后再度尾椎雪儿号,但速度却也因为这一耽搁而下降不少。

    丢下鲸尸的雪儿号速度稍提,再趁鲸鱼群的这一耽搁,总算冲过了最后的里许海程,还选了个明显内凹的小湾口一头扎了进去。随着砰的一声,雪儿号带着高速,其尖底终于撞入海底的淤沙,踏踏实实的搁浅了。即便到了此时那根粗实的缆绳依旧连接着那头鲸尸。

    “弟兄们,钓鱼收线啦!来,跟我一起拉鱼钩!”纪泽大笑着喝道,不以残忍,反以为荣,丝毫没有后现代的动物保护意识。

    军卒们虽觉奇怪,但事已至此,左右船已搁浅,没了翻覆之忧,既然老大要拉回鲸尸,那就拉吧,想来那些海兽到了浅水也翻不起大浪。于是,数十人抓起缆绳,呈拔河之态,毫不费力的将鲸尸一点点拉近海滩。

    然后,军卒们个个眼睛睁圆的看见,那群恐怖的海中巨兽,竟仍不依不饶的跟着鲸尸,扑腾着一起游往海滩,一点点逼近海船,带动着浅滩的泥沙翻腾,令这片浅水浑浊一片。更有那凄厉嘈杂的怒吼,直骇得军卒们脸色发白,手脚愈加无力。

    待到鲸尸距离雪儿号四十多丈的时候,军卒们却是不约而同的撤了劲道,再也没有力量将之拉近了。纪泽显也意识到了军卒们的畏惧,朗声大笑道:“弟兄们不用担心,这些海兽上了岸便是死鱼一条,眼下正是退潮之际,只要将他们诱至浅水,待会它们就将搁浅,成为待宰羔羊,哈哈哈...”

    尽管通过连番大战,纪泽在军中威望甚高,但面对未知海兽,军卒们对他的话依旧半信半疑。不过就在此时,一名眼尖的军卒却是手指一条鲸鱼惊呼道:“看,那一头海兽刚还拼命追逐我等,如今光扑腾却丝毫不动,该不会搁浅了吧!”

    众军卒循声看去,果见雪儿号右后方二三十丈远处,一条鲸鱼业已露出了大半个身体,虽可劲扑腾海水,却无济于事。顿时,有马后炮兼马屁精跟着吵吵道:“是了,它那位置是片沙滩,水位比这边要浅得多。我就说嘛,会长说行,就一定行!”

    这一下,一众军卒们信心再起,在纪泽吆喝之下,将那具鲸尸再度拉近浅滩二十多丈,直至鲸群的扑腾范围已至雪儿号船尾才告罢手。而在这一过程中,又有三头巨鲸搁浅于高低不平的岛礁浅滩,但其余鲸鱼依旧盘桓不去,丝毫不顾自身业已渐渐脱离了赖以生存的海水。

    时间点点流逝,海水逐渐退潮,搁浅的鲸鱼也越来越多,陷入沙滩嗷嗷无助的他们,令军卒们彻底相信了纪泽的判断,对鲸鱼也再无恐惧之心。到了这时,纪某人的利欲熏心,已被解读为睿智果断;他的莽撞冒险,已被看作英雄虎胆;他那安海大当家的位置,凭此一战也更加稳稳当当!

    不过一刻钟时间,那头被捕鲸尸周边的鲸鱼皆已搁浅。从已有搁浅鲸鱼的身形来看,那头鲸尸显然是鲸鱼群中最壮硕的一头,估计其真就是鲸鱼群的头鲸,也难怪之前能单刀赴会,独追章鱼王,甩开鲸鱼群一大截了。

    “谁愿跟我去察看一番?”眼见没了危险,纪泽令人放下两艘随船舢板,并笑着问周边军卒道。

    “我算一个!”纪铁第一个叫唤道。随之,更多亲卫与水卒踊跃报名。看众人神情,虽仍不乏紧张,却已罕见惊惧。

    经此一事,军卒们果然胆壮了,纪泽心下满意,随手点了纪铁、纪铭等二十人,带上一应物品下了舢板。他们的这一举动立马令搁浅的巨鲸们有所反应,哀鸣摇颤此起彼伏,引发水波翻滚,怎奈这里的海水仅只成人半腰深浅,它们连翻身都不能,却已无法对纪泽一行产生实质阻碍了。

    绕开几头小丘也似的鲸鱼,一行人划船来到那头鲸尸之旁。用枪尖捅了捅,没动静,再捅了捅,仍没动静,纪泽这才令道:“弟兄们,用木桩将它的大嘴撑起,将那大章鱼给拖出来!”

    舢板贴近鲸尸,众军卒撬开鲸嘴,顶住两根备好的木桩,伴着浓浓腥臭,合力将大章鱼一点点拖出鲸腹。蓦的,随着一根触手拔出鲸口,带出好大一块沉甸甸的物事,表面粘着腥臭的胃液,咚的一声掉在舢板上。随着表面黑液的震落,其竟然露出了琥珀色的光泽。

    “咿!?”纪泽心中一动,忙跨步上前,顺手打了桶海水将之冲洗干净,顿时现出一大块琥珀色蜡状固体,双臂合抱大小,掂量一下怕不有七八十斤。更为独特的是,丝丝腥气中,其竟散发出淡淡异香。

    “哈哈哈,果然是龙涎香!应当错不了!价比黄金,这一块就得数百万钱,这里可有二三十头鲸鱼呢!”纪泽顿时目光发绿,喜声道。抹香鲸得名本就与龙涎香有关,来自后世的他对此可是早有企望。

    龙涎香!?众人大奇,目光中纷纷露出灼热。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此物珍稀无比,价比黄金,通常都是御用贡品,非大富大贵之人难得拥有。其既可作为燃香,又是一种名贵药材,即便是达官贵人,大多也仅祭祖、年关等重要日子方可用上几回。这么多抹香鲸,即便仅有半数产香,也能白得数万贯了。

    “诶,此物却是龙涎香!蜡状胶块,色黑褐如琥珀,质脆而轻,气微腥。说来惭愧,老夫也仅昔年在师门曾经见过。”纪铭也快步上前,一阵端详捏嗅,啧啧连声道,“相传它是海龙涎水所化,但从未得以证实,不想竟是出自这等海中巨鲸。啧啧,凭其海中凶威,说它是海龙也不为过,纪小子,你这也能算屠龙英雄了,呵呵。”

    “哦,也对,我无所谓什么屠龙英雄,不过,十月初一便是和平岛开市之日,届时若摆出鲸骸与龙涎香,甚或拍卖些许,嘿嘿,借机将安海商会屠龙之事传将开去,定可声威再涨,更可鼓舞军心士气,还可生意兴隆啊。”纪泽闻言笑道,一副奸商嘴脸。

    西晋之时,皇帝跟龙可没啥关系,汉人也没觉着自己是龙的传人,甚至应龙是神话中一种不受待见的凶兽,屠龙可不犯忌讳。

    言说间,章鱼王的尸体已被拖出,好奇的纪铁则点起火把,忍着臭味,率先进入鲸腹一看究竟。然后,就听他惊呼一声:“还有活人!”

    “活人!?会长英明啊!”众人大哗,纷纷崇拜的看向纪泽。谁叫之前鲸章两败俱伤之际,他为了鼓舞战心,愣是强调被鲸吞的军卒可能没死呢?

    “呃...”纪泽无语,说实在的,他先前虽然想过这种可能,但自己压根不信有这么巧合。之所以急急过来,寻宝多过救人。可现在居然好事成真,即便他历经奇遇,也不免恍然。他已经暗下决定,若是此人回头健康无恙,一定要收为亲卫带在身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没准日后就能沾光啊!

    众人七手八脚从鲸胃中拖出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有军卒认出,此人竟然正是绰号二傻的秦厦,倒真印证了傻人有傻福这一名言。眼见他腹部鼓胀,纪铭随手将他翻个身,令其伏在船沿,继而一番挤压,令其吐出一通臭水。

    只是,二傻非但未因吐水而清醒,反由原本的气若游丝变为气息全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万般无奈之下,纪某人只好顶着冲天恶臭和众人惊愕,对二傻进行人工呼吸,心中则痛恨自己为何以前没将这一手在安海军急救中科普。殊不知原本围拢他的众人已经不约而同的退后一步,更有不少仰慕者开始担心自家会长的性取向了。

    “哇!”在纪泽的动手动脚加动口之下,二傻却是有了反应,突然再吐出一大口污水,直奔面对面的纪泽。饶是纪泽躲闪的快,衣襟上也被喷了好大一滩,直熏的纪某人好一通干呕。

    更可气的是,二傻倒是睁开了眼睛,可等他迷迷糊糊的认出纪泽,立马十分了然的说道:“会长,你也死啦,太好了,这下俺在阎罗殿就不怕没人领着混了!”

    “浑小子,醒醒霉啦,有本会长在,阎王爷收不了你!”纪泽一脑门黑线,怒声叱道,还没忘狠狠踹上二傻两脚...

    恰如总是晚贼匪一步的官差,当纪泽等人结束对鲸腹的搜索,姗姗来迟的鲨鱼一号与鲨鱼二号适时出现在夕阳余晖中,却是鳌山岛派出的援军。下午的海上大战惊天动地,即便二十里外的鳌山岛都感到其惊心动魄,为纪泽担心的人可着实不少。

    一番旗语交流,援军避开鲸鱼群搁浅的方位,从西侧登上了这座方圆不过百丈的小岛。远远的两条倩影急急奔来,正是闻讯前来的剑无烟,以及适才被纪泽撵下雪儿号的赵雪,两道略带哭腔的娇呼传来:“纪哥哥!你没事吧...”

    “哈哈,没事没事,我好着呢!”纪泽笑着快步迎上,双臂张开,就待美女们来个乳燕投林。可惜,二女接近纪某人三丈之处,却是齐齐捏着鼻子让开,不约而同的叱道:“真臭,快去洗洗...”

    得,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纪某人只好寻上更为厚道的马涛,一脸得意道:“季茹,今番我等可是大发了,哈哈,只要稍微运作,不说提升民心、士气、声望,至少能够赚上十万贯!赶快召来千名劳力,尽早开工,除了那些幼小海兽放生之外,其余搁浅海兽都得尽快处理...”

    旋即,一身臭气的纪某人眼冒绿光,给捂着鼻子的马涛等人解说了鲸鱼的处理。除了军民们分些鲸肉尝鲜,鲸骨和章鱼王尸体用于展览拍卖,鲸皮制鞋,鲸肉制罐头、腌肉,鲸脂制灯油、食用油,鲸脑油制食用油或润滑油,还有龙涎香可制香水...于是,有安海诸多产业作为帮凶,纪泽对巨鲸们开始了每一滴油水的压榨...

    </br>

    </br>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