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三十七章 花落谁家?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错有错着,郭靖这般误打误撞,竟真的险些让黄药师的箫声变了曲调。认真起来的黄药师,吹起了碧海潮生曲,结果郭靖仗着精湛内力勉强抵挡,倒是欧阳克听得迷了心神。

    这一下,黄药师不禁对郭靖高看了一眼。虽说郭靖坏了比试的规矩,可他也没有依照之前的约定,吹奏曲子的时候用上了内力。再者,他黄药师又何曾是循规蹈矩之人啊?

    其实,郭靖这已经算是胜了两场,三场两胜不用再比了。可他还茫然不知般,那傻乎乎的样子,看得黄药师不禁心中暗叹,不免又对欧阳克偏心了一些,说道这一场算作平手。

    “爹,这一场明明是靖哥哥赢了,怎么能算是平手呢?你这样不公平,”黄蓉忍不住急忙道。

    黄无名则是上前笑道:“蓉儿,你的靖哥哥根本就不懂音律,这一场算平手,他已经是占便宜了啊!就算下一场输了,也依旧是平手嘛,你急什么?但倘若你的靖哥哥下一场要是赢了,那你爹可就没有理由反对你们在一起喽。”

    “可是..”黄蓉闻言却是神色有些犹豫起来,她自然清楚郭靖的斤两,刚才比音律已是侥幸了,下一场依旧是考文,哪会每一场都那么幸运呢?若输了,事情岂不是又要纠缠不清了吗?

    看了眼冯衡的黄药师,则是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本红绫面的册子来:“我和拙荆就只生了这一个女儿,拙荆更是在生蓉儿的时候险些丧命。这本册子,是拙荆昔年手书,是她的心血所寄,现在请两位贤侄同时阅读一遍,然后背诵出来,谁背得有多又不错,我就将女儿许配与他。”

    听着黄药师这番话,黄蓉不禁美眸泛红的靠在了母亲冯衡的怀中,但听得他后面的话,又不禁瘪嘴哼了声。这最后一场,就算欧阳克赢了,那也只能算平手,黄药师这么说分明是故意偏袒欧阳克了。

    洪七公也不禁冷笑了声,有些忍不住道:“黄老邪,你明知我徒儿傻气,不通诗书,却来考他背书,岂不明白是要让要让他输吗?”

    “哎,洪帮主,别动气,别动气啊!你看这,我大哥说了是文考,那不是背书就是作诗作画啥的,你说郭靖这傻小子不通诗书,这比什么还不是一样?相比较来说,背书还是相对容易的,是吧?”看洪七公说着生气要走了,黄无名不禁上前拉住他道:“你也要体谅下嘛,我大哥他自然是希望女儿嫁个文武双全的夫婿,总不能只要求女婿功夫好,其他的什么都不懂吧?是不是?”

    听黄无名这么说,洪七公倒也不好反驳了,毕竟人家说得也的确在理,郭靖这小子太笨,有什么办法呢?一摆手的洪七公,也是没了脾气:“不比了,肯定要输了丢脸的,还比什么啊?”

    “黄岛主,师父,弟子和欧阳大哥比试一下背书就是。弟子资质鲁钝,输了也是该的,”郭靖忍不住连道。

    “哎,这就对了嘛!小子,记住喽,人呐,可以输可以败,但不能轻易认输。比都没比过,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输呢?”黄无名一听顿时转身看向郭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洪七公见郭靖竟然要比,不禁瞪了他一眼,但听到黄无名的话,却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只能心中暗叹郭靖这傻小子,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变通。

    黄药师却是拿着那本册子上前,招呼郭靖和欧阳克过来,一页页翻给他们俩看。

    “九阴真经下卷?”看到书册封皮上六个古篆文字,欧阳克不禁心中大喜。

    但看到里面的内容后,郭靖却不禁心中暗惊,这不是周伯通教他背诵的东西吗?难道那竟是九阴真经?

    半晌后,合上书册的黄药师看着郭靖和欧阳克道:“两位谁先背啊?”

    欧阳克抢先开口要先背,黄蓉帮不到郭靖,只得故意引欧阳克说话打岔,好让他记得经文的内容少一些,看得一旁沉默不语的冯衡忍不住轻摇头失笑。

    这欧阳克虽然挺聪明,可那本冯衡默写的九阴真经下卷内容杂乱无章,记起来本就难,再加上黄蓉在一旁捣乱,真正背出来的也是有限得很。

    “背出了这么多,也是难为你了,”笑着点头的黄药师,转而对远处竹林喊道:“郭贤侄,你过来背吧!”

    郭靖走了过来,见欧阳克面有得色,心道也只能按照周大哥教的背了。

    黄蓉却是突然跃上竹亭,翻手取出了一个匕首抵在胸口叫道:“爹,你若是硬要叫我跟那个臭小子到西域去,女儿今日就死给你看!”

    “蓉儿!”冯衡见状顿时急忙叫道,黄药师也是脸色一变的连道:“放下匕首,有话慢慢好说。”

    欧阳锋却是突然将手中的蛇杖往地上一顿,蛇头中飞出一奇形暗器,速度极快的向着黄蓉疾射而去。

    铿..紧随其后出手的黄无名,也是发出了一枚钢针,在那暗器打落黄蓉手中匕首的同时也将之击飞了。

    黄药师随即飞身上了凉亭,伸手搂住女儿的肩头,柔声道:“你当真不嫁人,那也好,在桃花岛上一辈子陪着爹爹和娘亲就是。”

    “爹,你不疼蓉儿,你不疼蓉儿!”黄蓉一听顿时直跺脚道。

    “好了,蓉儿,别闹了!别让你娘担心!”黄无名却是略显严肃的低喝了一声:“也别扰了郭靖的心思。”

    “对对对,郭贤侄,可以开始背了,”黄药师带着黄蓉跃身下来,笑着连对郭靖道。

    黄蓉却是甩开了黄药师的手,扑到了冯衡的怀中:“娘..你要给蓉儿做主!”

    正对黄蓉有些无奈的冯衡,突然听得郭靖滔滔不绝的背诵起来,所背的东西似乎比自己写得还要多,不禁转头面露惊异之色的看向了郭靖。

    不光是冯衡,在场凡是觉得郭靖会输的,都不禁满脸惊讶看向了郭靖。不过,翻看着手中册子的黄药师,惊讶之后,却是脸色严肃起来,突然低喝一声打断了郭靖:“住口,臭小子,这经文你从何处学来?”

    “大哥,这小子运气好,多半是周伯通传授他的,”黄无名上前对黄药师低声道。

    转头看向黄无名的黄药师,却是忍不住皱眉低声问道:“当真不是你传授给他的吗?”

    “这可是九阴真经,小弟岂会随意传给别人?”慌忙则连道:“大哥,这小子虽然愚笨了些,可毕竟蓉儿喜欢。再者说,这九阴真经,可不能落入外人手中啊!”

    黄药师听了脸色略微变化了下,便是看向郭靖微微点头道:“好,背得很好!孩子,我将蓉儿许配给你,你可要好好待她。蓉儿被我娇惯坏了,你需得容让三分。”

    黄蓉听得心花怒放,不禁笑道:“爹,我可不是好好的,谁说我被你娇惯坏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