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232章 震慑天下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人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这话没毛病。

    看见没,禁卫军里面也有聪明人,一语道破王浪军的算计,吓坏了绝大多数人,其中不乏有人尿裤子。

    但为了活命,或是不变成残疾苟活于世,一些胆大的侍卫奔向杨烁与吴闵,开干,开刀了。

    “大胆,你们竟敢以下犯上,罪当论处,还不给本将滚开,饶你们一命……”

    吴闵在躲避中撕心裂肺的呵斥。

    即便是倒在地上翻滚的杨烁,亦是凄厉的吼道:“你们目无王法,滥用私刑,会被朝廷追究,判一个死罪,祸及满门的,啊,不要……”

    “不要什么,老子都是被你害的,要死也是你先死,老子现在就刮了你,去死吧……”

    “别抢,他的右臂交给老子……”

    “左臂归我,开刀……”

    “我刮他右腿……”

    “握草,你们慢点刮,给我们留点肉……”

    “都是兄弟,你们也想着我们兄弟同生共死过,一起度过难关……”

    “你叫个屁啊,还不跟老子去杨烁家里,晚了后果很严重……”

    “握草,老子去吴闵家里开刮……”

    “握草,握草,都疯了,老子陪你们疯,一起去……”

    “靠,等等我……”

    禁卫军疯魔了,人皆疯狂的寻找目标开刮。

    就在杨烁与吴闵血肉横飞之际,连带他们的家人也遭殃了?

    这怎么能行?魏征一个激灵,吓出面无人色,冷汗迸流,拿出吃奶的力气,汇入丞相威仪之中阻止禁卫军发疯,但一点用都没有。

    努力了半晌,他也没有阻止一人,明白了。

    因为王浪军是先天高手,没人敢得罪,乃至敷衍他蒙混过关,所以谁也阻止不了这场血腥盛宴。

    活刮大活人,当众当街行刑。

    恐怖如斯,血染一片。

    直接把杨烁与吴闵刮成枯骨,生生刮死,死在极度恐惧与疼痛之中,后悔人生。

    到死,他们也没有骂王浪军一句。

    只因他们疼痛得死去活来的,根本无法组织语言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沉沦在痛苦之中摧残,折磨致死。

    相反,这是一种震慑手段,令人打心底里恐惧。

    自今日起,人们从新认知了得罪王浪军的下场,铭记一生,忌惮到骨子里。

    若是说王浪军残暴无情。

    可是王浪军没有杀人,针对仇人还给了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谁能说他残暴无情?

    毕竟王浪军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严格追究起来,王浪军可以说愤怒之下犯浑,谁也免不了的冲动,感情用事,无法定罪。

    再说了,禁卫军是什么军种?

    他们经历过最严格,正统,乃至生死考验,方成为护卫皇帝的资格。

    这些人能不懂法度,不知进退吗?

    明知是个坑,他们不惜犯罪,事后祸及家人是肯定的,但他们依然接受了王浪军的将功补过,大刮活人?

    这事若是追究起来,责问禁卫军知法犯法,比起王浪军莫须有的罪名大了无数倍。

    因此,这就是王浪军的智谋报复方式,不但无罪,而且震慑天下。

    向天下人宣告他不好惹,睚眦必报,现实报,不择手段。

    好可怕,魏征想得冷汗浸湿全身,亦顾不上了,转向房顶上的王浪军说道:“你满意了吗?

    这种残暴行为,是你睚眦必报之举,还是你就是谋逆者,合同宫中奸细布局皇朝,谋朝篡位?”

    “老魏,你的失心疯了。

    难道你不知道饭可以乱吃,大不了闹肚子,死不了人。

    但话不能乱说,会死人的,懂么?

    再说了,你怀疑本公子谋朝篡位,就得拿出证据,千万别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当中本公子的面瞎哔哔。

    话说你到如今还没有查出奸细,真够无能的。

    仅凭这一点,依本公子评判,你这个宰相掺水了,不够格啊!

    据说你耿直死谏,脾气燥,没啥优点。

    仅立志忠君报国,不惜犯上死谏,所谓何来?

    无非是谋权谋名声,你也不嫌累得慌么?

    你看看本公子,活的逍遥自在,人又长得帅,能力盖今古,天地唯一。

    就像本公子说了一句气话,效果杠杠的给力,解气啊!

    你说对么?”

    王浪军自恋的絮叨,没拿他当外人,直言批判警示。

    当然,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强势崛起,立威之余警告某些人别招惹他而自寻死路。

    一举多得,还在延伸中……

    只不过,哪怕是魏征这种智商在线的大佬,也没有悟透他的智谋算计,反被他警示得无地自容,心说,本相又丢人了?

    明知道王浪军不按常理出牌,智计卓绝。

    但凡王浪军算计的事物,一准制胜。

    从无意外,屡见不爽。

    在这种现象,形势下,他觉着自己的智商严重下滑,自讨没趣,自取其辱。

    不过他也是一个人物,仅自检了一下,立马追问王浪军说道:“王浪军,你现在可以告知本相皇上安在?”

    “呀,来稀客了,本公子没空扯淡。”

    王浪军眼见李渊从正堂内走近秦府大门,说着话踏空而行,闪烁间现身秦府大门,闲庭至步,走近李渊。

    李渊行色匆匆,老远看见王浪军,立马抱拳为礼,扬声说道:“王浪军,你等等,朕有话相询……”

    “哈,月上柳梢头,该歇息了……”

    王浪军不带烟火,自说自话的向秦府后院走去,心说,李渊,你不是很牛逼么?

    一直把自己当皇帝,兼及天下,唯我帝王,欺人太甚。

    这会怎么认怂了?

    哈,还是实力,拳头大就是道理。

    人贱无敌,看见重拳出击就装孙子,不是个东西。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李渊老二不是设想奴役本公子么,还带私吞蟠桃,为难韵儿等人,这会儿怎么行礼赔罪?

    一个字,贱。

    李渊不知道他的心思,只为他讥讽的话感到惶恐,该歇息了,这是什么话?

    言外之意就是咒他早死。

    换而言之,他这条命都是王浪军救的,说他早就该死,没死而忘恩负义,不如歇息,去死了得了。

    再说了,这话就是暗示他,王浪军对他针对狄韵等人,算计王浪军等等事宜,王浪军要报复回来。

    这怎么能行?李渊懵了,吓得不轻,担心王浪军取缔李唐江山,一时之间凌乱了心绪。

    不过魏征追上王浪军,打断了他的思路说道:“王浪军,请你告诉本相皇上安在?”

    “真烦人,不过说好了,本公子送你一场造化,你要记住事后分红就行。

    去吧,你立即率领先前将功补过的人赶到渭水,迎接李二,去晚了,你懂?”

    王浪军语不惊人死不休,吓得魏征哇哇之叫:“王浪军,算你狠,你这是借刀杀人,又帮杀人者脱罪,你狠,你牛……”

    (本章完)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