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189 抓人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崇祯皇帝亲自走下了主位,来到屏风前面,面对卢洪孙三人站着,对他们说道:“朕之前对卿等所说,有上亿白银的事,就是指这个事情。如今卿等以为,这银子,抄得还是抄不得啊?”

    其实,崇祯皇帝在讲清楚这些晋商通虏的事情之时,他们三个人就已经想起来皇上之前说还有上亿白银可以通过抄家获得的事情。此时听皇帝再次提起,三人不约而同地奏道:“此等奸贼,虽抄家灭族不为过!”

    崇祯皇帝听了,难得笑了下,而后转身看看其他人,包括那些宦官和总兵,对他们所有人说道:“如今要斩断辽东建虏的左膀右臂,要挖掉大明身上的毒瘤,别人朕信不过,但你们是朕最为信任的。这件事,就只有交给你们去办,如何?”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心中都带着激动,不约而同地面露严肃表情,躬身领旨。

    崇祯皇帝点点头,虽然还是严肃着脸,但语气是缓和了点,开始下旨道:“卢卿当过宣大总督,对晋地比较熟悉,这次,就由卿领兵前去抓捕那八大晋商,还有那部分和晋商勾结的文官武将。”

    “遵旨!”卢象升一听,二话不说,立刻躬身领旨道。

    “洪卿!”

    “微臣在!”洪承畴心中大概猜出了点,连忙领旨道。

    崇祯皇帝看着他说道:“卿即为新任宣大总督,加太子少保。在抓捕晋商之后,卿等立刻把晋地局势稳定下来,不能让流贼肆虐,还得防止外敌入侵。你的责任很重,但朕对卿有信心,能做好否?”

    洪承畴相对其他两人来说,在官场上算是长袖善舞,因此,他的官场口碑就比较好,而且也常年领兵打仗,文武都有一手。因此,崇祯皇帝就安排了他去擦屁股。

    “微臣绝不负陛下!”洪承畴立刻领旨,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虽然算是去擦屁股,可那些有问题的,都会被卢象升办了,更为关键的是,能从皇帝这边得到足够的支持,如此一来,要好治理不好晋地,那就真对不起自己这些年来的宦海生涯了。

    崇祯皇帝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那些总兵,又开始点名道:“勇卫营四总兵,骠骑营两总兵,随卢卿出征晋地,磐石营镇守京师!”

    “末将遵命!”六名总兵一听,齐声高呼回应,声音慷锵有力。

    崇祯皇帝接着转头又看回卢象升道:“通虏卖国,毁我大明江山根基,朕绝不姑息,就按朕之前所说,谋逆之罪论处,以儆效尤。看以后是钱更重要,还是全族性命更重要。”

    对此,卢象升没有异议,立刻躬身领旨。

    从头到尾,调动的是御马监辖下军队,不过却没有御马监掌印太监王承恩什么事,他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

    崇祯皇帝接着转头看向曹化淳和李若琏道:“东厂和锦衣卫也要抽调精锐随军行动,要尽可能多地查获谋逆犯人隐匿的财物,知道么?”

    “末将遵旨!”李若琏听了,立刻回奏道。

    曹化淳的额头微微有汗,忙着表忠心道:“奴婢一定抽调最有经验的番子过去,一定撬开他们的嘴巴!”

    崇祯皇帝点点头,对于他额头地汗视而不见。转身走到地图前,用手指了下后说道:“这些红色圈内的,都是目前那八大晋商囤积物资所在,特别是张家口,更是重中之重。他们已经把大部分物资都集中在这里了。大概还有十天左右,就能全部运到就要出关了。”

    “如今朝廷急缺粮食,百万张嘴,都等着粮食救命。百废待兴,缺少银子。不但三大营的装备更换需要钱,还有各地边军的军饷也要补发,灾民要救济,水利要修筑。因此,你们此次前去晋地的任务其实很重。不但要抓住那些谋逆犯人,更是要保证这些物资的缴获,不能让他们损毁物资。”

    “陛下放心,微臣知道事情轻重,绝不会让他们损毁物资的。”卢象升听了,立刻严肃地点头回奏道。

    崇祯皇帝对他还是放心的,转身走回主位坐下,而后才对他们说道:“你们要立刻出城赶赴山西。等你们一走,京师就将戒严,以防走漏消息。一路上,你们也要注意保密!”

    很显然,皇帝已经有过通盘考虑。卢象升心中如此想着,便又答应一声。

    然后,又讨论了一下细节之后,卢象升便和洪承畴便去整顿勇卫营和骠骑营。这其中,曹化淳和李若琏也紧急赶回各自的衙门,抽调了一些东厂番子和锦衣卫前来军营。

    等他们一到,卢象升和洪承畴便领军立刻出了军营,离开京师赶赴山西。对于普通军卒,甚至军中其他将领,都没有透露任何信息,只是说奉旨做事。要干什么,就只有御前议事的这几个人知道而已。

    他们自然不知道,卢象升和洪承畴以及六名总兵身上,全部都被崇祯皇帝暗中“赏赐”了一颗窃听种子,甲乙丙三个等级得都有。也亏了陈新甲自己千里迢迢跑来了,刚好能及时回收他身上的甲级窃听种子,要不然,就还差一颗窃听种子了。

    虽然自己信得过这些文官武将,又有随军监军,可手中不是有窃听种子嘛,不用白不用不是!赏给了他们,除了丙级窃听种子不能及时反馈消息之外,对于山西那边,甲级和乙级窃听种子都是能即时传回消息,也方便自己了解事情情况不是!

    崇祯皇帝心中想着,就在军营这边,目送着军队离开后,而后他才对留下来的孙传庭说道:“孙卿暂领京营总戎一职,和诚意伯一起替朕看好京营,震慑宵小。”

    对于刘孔昭的忠心,他是放心了的。但是,对于他的统兵能力了解都并不多,多少还是有点担心的。有孙传庭这个打惯了仗的人看着,他就能放心了。

    当然了,至于紫禁城这边,还是王承恩领着留下的磐石营看着。有这内外双重保证,崇祯皇帝才有信心,在接下来的动作中,不会有太多不好的事情发生。

    等到他回宫之时,天色已近傍晚。不过崇祯皇帝还没有闲着,又立刻下旨给曹化淳和李若琏,让他们带手下前去抓人。

    之前的时候,御马监辖下军队出城,还有不少锦衣卫和东厂番子随行,这么大的规模,自然不可能瞒过京师的百姓、官员等等,一时之间,他们都非常好奇。

    “这是干什么,该不会建虏又入关了吧?”

    “这不可能,建虏才出关,又怎么可能入关呢!”

    “那出动天子劲旅是去干什么?难道是流贼又闹起来了,还闹到京畿之地来了?”

    “这可不一定哦,搞不好是有百姓没吃的,活不下去造反了吧?”

    “可皇上不是刚有粮食拨下去么?不可能吧!”

    “……”

    一般人,还真猜不出天子劲旅在下午还开出城去,到底是要干什么?他们好奇,议论,终归不得要领。哪怕是朝廷官员,也有点迷糊。

    刘美才回答自己府上,听到了仆人的八卦后,也是纳闷,不过对于这些他并不关心。军队出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好了,又不是厂卫在行动!

    如果只是厂卫出动的话,他肯定会担心,一如他现在对他的管家所说:“需要出动军队的事情,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事,要不然,光凭厂卫就已经足够了。”

    “老爷英明,肯定是京畿之地有什么地方造反了才会这样。”管家其实也是这种看法。说完之后,老爷没什么吩咐,就退下了。

    刘美才听到这个消息后,显然心情不错,让美婢捶肩膀,自己在那闭目养神想事情。

    “乱得好啊,出动了军队,绝对是大事。”他在心中如此想着,“如此一来,都不用自己去花额外的心思,就转移了注意力。真是可惜了,还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乱子。要不然,就能知道那乱子对朝局的影响有多大!”

    “呵呵,连厂卫都出动了不少,这么一来,京师这边的厂卫就少了,估计就不会闹腾了。之前一直在查谋逆的事情,很可能会因为这个事情而中断,会不会不了了之呢?”

    心中猜测着,刘美才觉得很有可能。反正能让皇帝焦头烂额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有不少,就不信皇帝不乱,一如以前一样,只要事情拖久点,就都会有变化。

    “来啊,把老爷我珍藏的山西老酒拿出来,老爷我要好好地喝一杯。”刘美才想得高兴,觉得身上的压力小了不少,就睁开眼睛,大声吩咐道。

    捶肩膀的美婢一听,连忙答应一声,匆匆出去吩咐。身边的人都不是瞎子,老爷高兴着,搞不好又会有赏赐下来,老爷有钱,一向是很大方的。

    等明日上衙之后,得好好地打听一下,最好能打听出什么事情,如此,说不定还有更好的机会去扩大影响。刘美才心中正想着,忽然就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声,声音还有点大,一下打断了他美滋滋地想法,顿时,就有点不高兴了,立刻向外大声喝道:“吵什么,成何体统?老爷我没教你们规矩么?是不是皮痒了?”

    才说完这个话,那些嘈杂的声音就更近了,能听到仆人惊恐地叫声,就仿佛是那种看到洪水猛兽而发出的尖叫声一般。顿时,这让刘美才吃了一惊。到底是什么事情慌成这个样子?

    这么想着,他便站了起来,快步走出去看看。

    然而,他刚到门边时,杂乱地脚步声就已经到了门口,随后,就听到“哐当”一声,房门被人用力踹开。

    “啊!”地一声惨叫,刘美才刚好迎面撞到被踹开的房门,顿时,鼻子都差点塌了,鼻血流出来不说,人也站不住,“哐哐哐”地后退几步,“啪嗒”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幸好是双手下意识地按地上,才没有摔个朝天的乌龟状。

    感觉到鼻子处传来的剧痛,眼睛都有点模糊了。不过他能感觉到,有不少人闯入了房门。顿时,他勃然大怒,正要发飙时,眼睛终于完成对焦,看清了进来的那些人。

    一个非常亮眼帅气的衣裳,只一看,都不用问,就知道这些是什么人!

    当刘美才看清楚进入的是锦衣卫时,看到他们如此蛮横,顿时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他头顶,完了!

    锦衣卫如此闯入,还能是什么事情,他又不傻,就知道自己要进诏狱了。手一软,人一下躺倒在地,终于完成了朝天乌龟状。

    “来啊,刘美才谋逆事发,奉旨,抄家,灭族!”

    听到这话,刘美才绝望了,你们厂卫哪来的那么多闲心,不是很多都和天子劲旅出城了么?为什么还抓着谋逆不放?

    不管他想不想得通,锦衣卫可不会等他,直接上前抓着他,拖着他就走。其他锦衣卫人等,也都在抓人,抄家。一时之间,他的府里简直是热闹非凡。

    与此同时,在隔着几条街,住着公侯将相的那条街上,也有大队地东厂番子,举着火把开过去。这个阵势,让路上看到的人,都吓得纷纷躲到一边。

    今天是怎么了,刚有天子劲旅出动,这厂卫又这么大规模的出来,看来是有大事发生了!

    果然不出他们的所料,在他们好奇地跟踪查看之下,他们发现,这些东厂番子竟然是直接往内阁辅臣杨嗣昌府上而去。到了门口之后,连个门也不敲,直接踹门而进,一队队地东厂番子,全部拥入杨府而去。在门口甚至沿着围墙,也有东厂番子警戒。

    这动静,是把杨府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有大队东厂番子进入杨府,都不用说,好像是抄家抓人的节奏啊?

    看到这情况,有的人赶紧撒腿跑去告诉自家老爷,也有的人,睁大了眼睛看热闹,想要印证下到底是不是抄家抓人。

    杨府内,很快响起了各种嘈杂声,火把的亮光,在每一个角落亮起,就犹如有人闯入鸡舍一般,鸡飞狗跳的声音,非常地明显。

    这么不客气,很显然,内阁辅臣杨嗣昌绝对是犯了重罪,要不然,不会一点体面都不给!

    而此时,杨嗣昌就在书房,正在琢磨着天子劲旅怎么突然出城的事情。突然听到府里乱成一团的声音,都有点意外,这外面是搞什么?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